《王阳明贵州诗译诠》,了解阳明心学一把钥匙

文章来源:多彩贵州网 发布时间:2019年08月22日 16:26:46 打印本页 关闭 【字体:

  文/谢亚鹏

  大家都知道心学大师王阳明在贵州修文龙场驿悟道,他在哲学上提出“致良知”“知行合一”命题,最终集“心学”之大成。然而,王阳明在贵州的心路历程和足迹行程,却只能从零散的不同作品中窥其一斑,不能详解全貌。也因此,对他在贵州的内心世界和真性真情,有一种云遮雾绕、难以真切体悟的感觉。

  日前,笔者在书店购得一册由贵州人民出版社编辑出版的《王阳明贵州诗译诠》,仔细翻阅后甚为欢喜,上述问题一一得到释然,豁然开朗,王阳明的贵州行迹和心迹在“行墨之间”清晰呈现。

  这是一部不可多得的了解王阳明生平尤其是贵州生活和思想的佳作,更是一部对王阳明“心学”形成探源的佳作。这本书的集纳、翻译、注释和解说是张清河先生。全书共集纳王阳明在贵州所写的104首诗作,其中《居夷诗》中的83首,王阳明的学生钱德洪辑补的21首。终王阳明一生所创作的诗作也不过近600首,而在贵州不到两年的时间里所作就占六分之一。这既是一个非常可观的数字,更是探寻王阳明内心世界的一把钥匙。

  这本书按照王阳明进入贵州和离开贵州的时间顺序,对王阳明的104首诗作予以注释和解说,从题材上看,这些诗作有关思亲的占6首,有关诸生(学生)的16首,有关思归、思隐的36首,有关山水田园的21首,同官员酬唱的22首。王阳明的这些诗作,既有生活详情的描写,也有心灵隐曲的披露。正如编者前言中所说,我们从王阳明这100余首诗作中,“可以梳理出很多别处无法得知的丰富的内容来,从而对其这段艰难的历练,有个真切而具体的了解。”尤其是对王阳明“龙场悟道”的发生、问世,有一个可观推断的情景依据,在我看来,王阳明的这些诗作就是他在贵州的贬谪史,堪称王阳明个人的“诗史”。王阳明认为,“学文乃余事”(王阳明《赠陈宗鲁》),然而,从他的这些“余事”之作,我们能够看到作为一个平常人的生活行迹,更能够观照出一代心学大师的内心世界。

  这104首诗作,是王阳明在贵州生活和工作的真实体现,对研究和探究阳明心学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和意义。他在《赠刘侍御》一诗的序言中写道:“蹇以反身,困以遂志。”意思是,厄运当头,须要反过来更加严格的律己;今天所受的苦难,正便于以后“遂志”,并在诗作中劝慰刘侍御“道自升沉宁有定,心存气节不无偏。”比如,书中还选辑《夜宿汪氏园》一诗:“小阁藏身一斗方,夜深虚白自生光。梁间来下徐生榻,座上惭无荀令香。驿树雨声翻屋瓦,龙池月色浸书床。他年贵竹传遗事,应说阳明旧草堂。”汪氏园当在贵阳,但今已无寻,贵竹是贵阳别名。这首诗历来为研究阳明心学者所关注和重视,更有者认为这是王阳明在“困厄”之中对“心即理”这一命题必将成为重大命题的宣言。后来的发展果然如同诗中所言,我们现在说阳明心学也好,提倡“知行合一”也罢,都不能绕开贵阳,更不能绕开王阳明在修文龙场悟道和讲学的“草堂”。

  更让我感到十分惊奇的是,王阳明在贵州特别是贵阳期间,许多地名至今几乎没有什么变化,比如太子桥,即一现在的太慈桥,但新桥旁边的那座老桥的名字依然是太子桥。王阳明描写太子桥附近的优美风景时,直接将太子桥用作诗名。再比如,贵阳市现在的头桥、二桥、三桥,在那个时候,王阳明从修文进出贵阳多次经过这三座桥,而且名称也是叫做头桥、二桥、三桥。在《送客过二桥》《复用杜韵》两首诗作中,王阳明对二桥附近的景色进行了描绘。随后在《先日与诸友有郊园之约是日因送客后期小诗写怀》一诗中,又特意提到三桥,“送客三桥故迟迟”“三桥客散赴前期”等。从地名学的角度看,是不是很惊奇也很有意思,像这些几百年来都没有更改的地名,蕴藏期间的历史故事还有很多。像太子桥,是和明朝建文帝有关,由此延伸开来,还有很多历史故事在贵阳流传。像那三座桥,过去贵阳交通不便,北往四川,西去云南,出西门须沿着市西河岸先到头桥,再经二桥、三桥,才转入通滇大道。人们送别亲友赴滇川都送到头桥而止,桥头建有接官亭,为官府送往迎来之所。这些与王阳明的诗作所写内容和主题也是相符的。

  在王阳明贵州诗作中,提到贵阳的地方还有很多。比如他去过位于东山的仙人洞,那时叫作来仙洞,《来仙洞》《游来仙洞早发道中》是他的两首诗名,对仙人洞的景色进行描述,“书悬绝壁留僧谒,花发层萝绣佛衣”。还有甲秀楼旁边的翠微苑,也是王阳明经常去的地方,那个时候叫作南庵。在《南庵次韵二首》《徐都宪同游南庵次韵》这些诗作中,翠微苑实在是一个绝佳去处。达德学校旧址也曾留下王阳明的足迹,那个时候叫做南霁云祠,《南霁云祠》就是专门为达德学校旧址写的。

  王阳明创作的这百余首贵州诗,让人有一种窥见天机的感觉,一代心学大师的心事和情感、无奈与坚韧、忧愁与喜乐等,读来不无感慨。

  资料来源:天眼新闻/ 图文编辑:杨茗

相关信息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