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太鹤:夜郎与夜郎考古

文章来源:贵州省博物馆 发布时间:2019年08月29日 16:01:49 打印本页 关闭 【字体:

  主讲人:梁太鹤

  时   间:2017年5月3日

  地   点:贵州省博物馆A区2楼会议室

  概    览

  2017年5月3日上午,贵博讲坛第四期在贵州省博物馆A区二楼会议室举行。贵州省文史馆馆员、贵州省考古文物研究所原所长梁太鹤研究馆员以《夜郎与夜郎考古》为题,进行了精彩的演讲。本期论坛由贵州省博物馆陈顺祥馆长主持。陈馆长指出夜郎是战国秦汉时代西南地区一个重要的政权,《史记》、《汉书》、《后汉书》、《华阳国志》对其文化、政治、交通和历史发展等有所叙述。但自南北朝以来,夜郎逐渐湮没于历史的长河之中,仅剩史籍中的只言片语。随着近代考古学的东渐,学者们开始尝试通过考古学探索夜郎的历史与文化并开展新的学术研究。自上世纪50年代开始,贵州学者开始孜孜不倦地探索夜郎故地,通过六十年的考古发掘与研究,已经可以确认,在战国秦汉时期的贵州西部,存在着独特且高度文明的青铜文化,并与中原文化、巴蜀文化、楚文化和滇文化有着广泛的交流。而最近这些年来,贵州乃至湖南等不少地方争当夜郎故地,因此在我们有必要通过考古来确定夜郎的具体地域。

  讲座完后,梁太鹤先生与听众进行了学术交流,听众就感兴趣的夜郎历史与考古问题向梁太鹤先生请教,梁太鹤先生对问题一一解答。

  

  主持人贵州省博物馆陈顺祥馆长

  

  主讲人梁太鹤研究员

  

  讲坛现场

  讲    演

  梁太鹤先生从夜郎是什么,夜郎在哪里,历史上的夜郎地名问题,夜郎竹崇拜,什么是考古,夜郎考古有哪些发现,以及考古文化定性问题等几个方面来介绍夜郎。

 

  一、夜郎是什么

  “国”这个词汇现代与古代概念并不相同,夜郎国的性质有必要进行讨论。在汉代,汉王朝在中原主要推行郡县制,此外,汉初刘邦分同姓为诸侯国,到汉武帝时期,削弱了各诸侯国,又出现一批低一级别的侯国。考古学家苏秉琦将中国古代国家政权划分为古国、方国和帝国三种,其中方国属于酋邦制,而夜郎使用方国一词更妥当。

 

  二、你从哪里知道夜郎的

  绝大多数人知道夜郎是通过成语“夜郎自大”,夜郎自大这个成语至少出现了三百年。而夜郎自大这一成语来源于史书,最早记载夜郎的史料是《史记·西南夷列传》言,“西南夷君长以什数,夜郎最大;其西靡莫之属以什数,滇最大;自滇以北君长以什数,邛都最大;此皆魋结,耕田,有邑聚。 ……此皆巴蜀西南外蛮夷也。”“及元狩元年…天子乃令王然于、柏始昌、吕越人等,使间出西夷西,指求身毒国。…滇王与汉使者曰:“汉孰与我大?”及夜郎侯亦然。以道不通故,各自以为一州主,不知汉广大。”《汉书》新增记载了夜郎灭国的经过,这两部史书对夜郎的记载比较可靠。夜郎有精兵十万,那么人口至少在三十万。

 

  三、夜郎有多少年

  从《史记》记载汉武帝派唐蒙开夜郎的年代到《汉书》记载夜郎于公元前28年至公元前25年灭国,历时110年左右,而学界多数认为夜郎立国的时间到战国时期,少数学者认为夜郎立国的时间可以上溯至春秋时期,其中前一种的依据是《史记·西南夷列传》中记载战国时期楚国庄蹻顺长江到达滇国,而后被秦阻断归路。方国瑜认为夜郎在庄蹻入滇时就已存在,公元前280年立国,历时250年。

 

  四、人们认为夜郎在哪里

  对夜郎故地的考证,学界有八种主流观点,并由此划分有广义的“大夜郎”和狭义的“小夜郎”,这八种观点分别为前人的五种观点。第一种是桐梓、遵义,李白的诗句“我愁远谪夜郎去,何日金鸡放赦还?”描述的正是桐梓、遵义等地;第二种是安顺;第三种是水城、六枝;第四种是惠水、贞丰、罗甸、广西凌云;第五种是三都。当前的观点主要有三种,一是北大教授孙华等学者主张的的黔西北、滇东北说;二是较多贵州考古学者、历史学者支持的黔西南、六盘水、安顺西部说;三是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杨勇老师等考古学者支持的滇东北、黔西北、六盘水、黔西南说。

 

  五、历史上的夜郎地名问题

  汉代以后,夜郎两次作为郡名,五次作为县名。第一次作为郡名是西晋永嘉五年,西晋曾设立夜郎郡,南朝梁废,谭其骧主编的《中国历史地图集》认为其地在北盘江上游;第二次作为郡名是唐玄宗天宝元年,将珍州改名为夜郎郡,郡治为夜郎县,到758年后,又改名为珍州,其地在桐梓、镇安一带。而第一次作为县名是西晋夜郎郡治,其地无考;第二次作为县名是唐武德四年设立,627年废,其地在石阡南;第三次作为县名是唐贞观五年设,天宝元年改为峨山县,存在100多年,其地在新晃附近芷江南;第四次作为县名即唐天宝元年,夜郎郡治下夜郎县;第五次作为县名是北宋大观二年在峨山设立夜郎郡,宣和二年废,仅存2年。

 

  六、夜郎竹崇拜问题

  夜郎竹崇拜不见于与夜郎同一时期的《史记》和相去时代不远的《汉书》,而见于《华阳国志》、《后汉书》,《华阳国志》撰书距夜郎国灭近400年,《后汉书》撰书距夜郎国灭近500年,相距年代如此久远的史藉记载内容发生的变化,应是揉杂进了后世的一些传说故事,不可作为直接的历史证据,需要审慎对待有关夜郎竹崇拜的史料。

 

  七、什么是考古 什么是夜郎考古

  哲学包含“我们是谁”、“我们从哪来”、“我们到哪去”三个基本问题,其中考古即研究“我们从哪来”,关于考古是什么,推荐大家阅读(德)C.W.西拉姆著,刘廼元译,《神祇·坟墓·学者》。谢里曼著,荷马史诗《伊利亚特》。(德)古斯塔夫·斯威布19世纪著,《希腊的神话和传说》。其中的谢里曼,是考古学的先驱者,他通过阅读研究荷马史诗和实地发掘古希腊遗址,发现了特洛伊城和阿伽门农墓。当前的考古学其研究方法包含地层学和类型学,按研究对象是否有史料记录可划分为史前考古学和历史考古学(中国青铜时代--原史阶段),按生产工具材质发展阶段的不同可划分为旧石器时代、新石器时代、青铜时代和铁器时代。夜郎的史料相对缺乏,故我们要通过史籍提供的信息,比如地域大方位、牂柯江、社会和民族特征等,釆用科学考古办法,来寻找有关夜郎的证据。

  

  赫章可乐II工区密集的墓坑

  

  赫章可乐套头葬

 

  八、考古有哪些发现

  有关夜郎考古的发现集中在以下六个地区。一是毕节地区,包含赫章可乐和威宁中水;二是黔西南地区,包含普安铜鼓山遗址、兴义石板墓、各市县零散出土;三是六盘水市零散出土;四是汉式遗存,包含毕节地区东汉墓、安顺地区东汉墓、安顺宁谷遗址、兴义万屯东汉墓和兴仁交乐东汉墓,这些汉墓虽说属于东汉时期,东汉墓葬在这些地点集中出现,而且有的显示出级别相当高,必然与西汉时期中央和地方民族部落的关系相关,值得高度重视,有助于对夜郎文化的认识,故极为重要;五是滇东北地区,包含昭鲁坝子遗存、曲靖八塔台和横大路墓葬;六是中南半岛,包含柬埔寨东南部波赫墓地套头葬覆面葬,柬埔寨西北部寺内村覆面葬,越南清化省、义安省镂空牌形茎首铜剑、铜柄铁剑、铜鼓、铜釜、五铢,越南中部一字格曲刃铜剑、牵手人物图案无胡戈、双立耳铜釜。

  

  铜车马(兴义万屯)

  

  玛瑙琥珀串珠(平坝M37,南朝)

  

  水塘稻田模型(交乐M7)

  

  玉玦(威宁中水银子坛)

  

  牛头形带钩(威宁中水银子坛)

  九、考古文化定性问题

  考古学文化是某一个社会(尤其是原始社会)的文化在物质方面遗留下来可供我们观察到的一群东西的总称,是表示考古学遗迹中(尤其是原始社会的遗迹中),所观察到的共同体。考古学文化是代表同一时代的、集中于一定地域的、有一定的地方性特征的遗迹和遗物的共同体。命名三原则:一是必须有一群特征;二是所发现的遗迹和遗物共同体不止一处;三是对其有相当充分的认识。用考古第一次发现的典型遗迹的小地名来作为该考古文化的名称。

  此外,梁太鹤先生推荐了五本研究夜郎与夜郎考古的专业书,分别是贵州省社科院编:《夜郎史探》,贵州人民出版社,1989年;贵州年鉴社编:《解析夜郎之谜》,中共党史出版社,2007年;贵州考古文物研究所著:《赫章可乐二〇〇〇年发掘报告》,文物出版社,2008年;杨勇:《战国秦汉时期云贵高原考古学文化研究》,文物出版社,2011年;张合荣:《夜郎文明的考古学观察》,科学出版社,2014年。

 

  问    答

  Q1:《史记》等史料记载“夜郎最大”、“滇虽小”等内容,当前滇文化已具体确认为云南石寨山、李家山等地发掘出土的青铜文化,而滇东黔西的青铜文化是否能证明夜郎要比滇大?

  A1:当前滇东黔西出土的青铜文化不如滇文化的青铜器精美,司马迁的记载,不定是第一手的档案资料,夜郞当时也没有明确划定的疆界,他或许参考了当时的一些口传信息。从现有考古发掘看,夜郎地域的青铜文化没有滇那样精彩发达。但夜郞考古发掘还有大量工作要做,或许还会有重要遗存在某一天被发现。有些结论需要留待将来,或许是后代人来做。

  Q2:可乐粮管所遗址出土的“建始”铭文瓦当是否是汉成帝时期的?赫章可乐甲类墓的时代?

  A2:最近有关可乐粮管所遗址考古发掘的报告还未出版,不了解详细情况,此有年号的瓦当证明了赫章可乐在汉代的重要性,作为唯一使用年号铭文的汉代瓦当,我们认为其建筑是官署。当前考古发掘出土的赫章可乐甲类墓其时代都是东汉时期的,还未出土西汉时期的甲类墓葬,而赫章可乐的考古发掘还未完成,还有待于今后新的考古发掘成果。

  

  现场观众提问

相关信息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