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文化名镇--青岩古镇

文章来源:贵阳市文化新闻出版广电局 发布时间:2020年01月06日 14:27:56 打印本页 关闭 【字体:

  离繁华的贵阳市区仅25公里,如今还保存着一座古镇——青岩。它的历史比贵州建省还早,明洪武二十四年(1391年)贵州前卫便在这里开设青岩堡。大旅行家徐霞客作“万里远游”,过青岩时写道:“城中颇有瓦楼闤阓焉”,城外“大树蒙密,小水南流”,“两山密树深箐”……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离繁华的贵阳市区仅25公里,如今还保存着一座古镇——青岩。它的历史比贵州建省还早,明洪武二十四年(1391年)贵州前卫便在这里开设青岩堡。大旅行家徐霞客作“万里远游”,过青岩时写道:“城中颇有瓦楼闤阓焉”,城外“大树蒙密,小水南流”,“两山密树深箐”。

  青岩是贵州历史文化的缩影,六百年的沧桑,在这里留下深刻的印记,令人神往、怀想。小小的山城,犹如一个深邃的湖泊,能够容纳百川。各种文化在这里积淀,形成丰厚的文化层。1992年,青岩被命名为贵州历史文化名镇,后来香港《大公报》的《大周刊》还把它列为“人生必去的十座小镇”之一。

  它是名副其实的历史文化名镇,镇内的周渔璜墓、慈云寺、青岩教案遗址、赵以炯故居都是省级文物保护单位,贵阳市的文物保护单位有桐埜书屋、迎祥寺、万寿宫、赵理伦百岁坊、赵彩章百岁坊、周王氏媳刘氏节孝坊等,还有若干区级文物保护单位。

 

  600年铸就的石头城

  走进青岩,仿佛来到了石头世界;石砌的城墙,石牌坊;石铺的街巷,石院落;石头的柜台,石柱础;石头的水缸,石头的磨;石头的狮子、石雕的花……600年的时光,打造了一座石头城。

  600年前,屯军在青岩筑起城堡,约莫百户人家。200年过去之后,土官班麟贵将其扩建为青岩城。咸丰三年(1853年),黔中兵事不断,青岩团总赵国澍“散家财,倡团练,城青岩自守”,他用岩石修建城垣,依山势蜿蜒。城墙上有3米多宽的跑道,建有敌楼、垛口、炮台,北门外有深陷的壕沟,定广门一带有两重城墙,建筑雄伟、坚固。城池大约4平方公里,有东、南、西、北4个门及定广门,12条主街纵横交错,以场坝为中心,是为千家之邑。

  城中原有八座牌坊横跨在石板铺筑的大街上,如今尚存两座百岁坊和一座贞节牌坊。定广门内的赵理伦百岁坊,是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奉旨建造的,气势非凡。它是一座四柱三间、三楼四阿顶的石牌坊,高9.5米,宽约9米。精心雕琢的石牌坊,在蓝天白云之中,显得格外空灵。正中的横额上,镌刻着道光皇帝的题额,正面是“七叶衍祥”,背面是“升平人瑞”,上端有“钦赐”二字。抱柱的四对石狮子非同寻常,不是站狮,也不是卧狮或蹲狮。八头狮子仿佛是从高山上俯冲下来,奔腾咆哮,伏地有声,极富灵性。

  城墙在山岭上环绕,绵延约两公里。几座城门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然无存,唯有那定广门依然屹立在山岗上。定广门是贵阳通往定番(今惠水)和广顺(今属长顺)的重要关口,控制着贵阳的粮道,当年“米三日不至,省城即成粮荒”。雄关漫道,沿石级而上,城楼高耸、巍峨,叫人想起昔日旌旗蔽空、鼓角相闻的情景。古驿道依稀可见,弯曲起伏在田野之中,石缝中长出的小草随风颤动,诉说着历史的沧桑。

  小镇的石街爬坡上坎、转弯抹角,两边有狭窄的巷道。临街的铺面,多是木结构或砖木结构的小屋,屋顶盖着青瓦,门前挂着招牌、幌子,从前在客栈门前还悬挂“鸡鸣早看天,未晚早投宿”的灯笼,让人追忆那已逝的时光。

  大户人家的院落并不十分阔绰,一般是三合院,有小朝门、石院坝、花坛、石凳、小轩窗,简朴、宁静而有书香气。小巷住着寻常百姓人家,巷子两边的墙多用毛石堆砌或用土筑,墙上布满绿草、青苔,偶尔伸出几枝花果,恬淡而有山野味,显得年代相当久远。古风至今犹存,过节一如既往,耍龙灯、放宝鼎、放西鹤、放孔明灯,嫁娶吹唢呐、敲锣鼓、抬轿子,还有苗族“跳场”、布依族赛歌。刺梨酒、双花醋、玫瑰糖、鸡辣椒、青岩豆腐,都有好几百年余味。

 

  青岩城招天下客

  明初,一批“移民实边”的屯军从江南、江西、湖广迁来,在这里建立了青岩堡、杨眉堡、余庆堡、摆陀堡。因青岩地处交通要道,清代以来,商业繁盛起来,由屯兵之所变成了商业集镇。各行各业的人在此谋生,崇尚各不相同,官兵们尚武而建黑神庙,读书人崇文而

  修文昌阁,做买卖的特别重视财神庙,行医卖药的尤尊药王……商业招来了外地客商,他们结伴而来,以“乡土之链”结成会馆,同一地区来的人互相提携,共谋发展,控制某些行业,与其他地区的商人展开竞争。

 

  万寿宫

  万寿宫为江西会馆,供奉东晋的许逊真君。许逊,江西南昌客家人,生于吴赤乌二年(公元239年),年轻时修道,因道誉日著,举为孝廉,曾任蜀郡旌阳令,倡行忠孝,利济百姓,归隐后又治理鄱阳湖水患保一方民生,百姓敬为神明,在他仙逝后于其故里(今南昌市新建的逍遥山)建许逊祠祀之。南北朝时许逊祠改称游帷观,宋真宗时改称玉隆宫,宋徽宗时改称玉隆万寿宫,简称“万寿宫”。徽宗崇道,敕封许逊为“神功妙济真君”,后人尊称“许真君”,万寿宫渐成江西土客融合的文化纽带,成了江西人信仰的载体。明清以后江西移民把万寿宫建到了全国各地,据查约有1400多座,有江西人的地方就有万寿宫。在异地他乡,万寿宫是江西人的同乡会馆,又是江西商人的商务会所,他们以会馆为号召,团结一体,共谋发展,昌盛时期还涉足慈善公益事业,有着极强的凝聚力、开拓力以及对于经济的推动力。 青岩万寿宫是一个偌大的建筑群,有正殿、配殿、两厢和戏楼。江西人常在此聚会,饮酒看戏,恰谈商务,联络感情,故有“酒戏台”之称。门前牌楼上的“八仙图”浮雕,体现了商人的竞争意识,“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不过,万寿宫的“八仙”暗中变成了“九仙”——多了一个许真人。

  四川人特别敬重修筑都江堰的李冰父子,尊之为“川祖”。他们离乡别井到外地谋生,念念不忘李冰父子,到处修建川祖庙。这川祖庙,实际上就是四川会馆。

  青岩寿佛寺是湖南客民所建,这与湖南的民间信仰有关,虽未标明是会馆,但显然是他们经常聚首的地方。小小的青岩镇,心胸博大,气度不凡,接纳了“五湖四海”的人。

 

  敞开的文化之门

  青岩虽处在大山之中,却一点也不封闭。它始终敞开大门,迎接各种文化。儒、道、佛在这里都很兴盛,一个“千家之邑”,竟然有“九寺、八庙、五阁”,充满文化氛围。近代又传来了天主教和基督教,办起新式学堂,响彻时代前进的脚步声。

  随着屯军的到来,儒学传了进来,人们以“耕读持家”。李、赵、张几大姓共办青岩书院(今青岩小学),在朝阳寺内办起免费入学的“义学”,青岩城内有几十家私塾,到处都有读书声。别看这里是山间小镇,出了不少秀才、举人、进士,还有天下夺魁的状元。禅和诸子捧钵而来,在青岩修建了凤凰寺、龙泉寺、迎祥寺、慈云寺、寿佛寺、朝阳寺、观音寺、圆通寺和莲花寺。迎祥寺是贵阳的古刹之一,始建于明朝天启元年(1621年),有“黔山祖庙”之称。寺有三重,前为天王殿,中为大雄宝殿,后为观音殿。奇怪的是,在观音菩萨楼上,却坐着一个三眼、四头、八臂的“斗姆”,因为佛、道共处,当地人常把迎祥寺呼为斗姆阁。建于康熙初年的慈云寺,是个幽静的地方,院内雕花的石柱、石础和工艺精湛的木雕,无不闪现艺术的光芒。

  道人云游至此,找到了“洞天福地”,于是建起了“八庙、五阁”。东岳庙、孙膑庙、黑神庙、雷神庙、火神庙、财神庙、药王庙、川祖庙合称“八庙”,玉皇阁、紫光阁、斗姆阁、文昌阁、云龙阁是为“五阁”。

  文昌阁是崇文的象征,供奉天上的文曲星以求金榜题名。文昌君侧边站着两个童子,一个叫“天聋”,一个叫“地哑”,这是因为天机不可泄露,侍童必须是聋哑人。

  咸丰年间,天主教传到贵阳,在贵阳天主堂建立小修院,法国传教士胡缚理于咸丰六年(1856年)在青岩姚家关建大修院,取名伯多禄大修院。这是天主教在贵州建立的第一个大修院,同时也是“青岩教案”的遗址。民国年间,基督教“内地会”、“福音堂”、“安息会”先后在青岩传教。

  青岩虽小,但尊孔的、崇道的、尚佛的、信奉天主教或基督教的都有。经600年悠悠岁月,各种文化在这里传播、交融,各种思想在这里回旋激荡,爆发出耀眼的火花。

 

  小城故事多

  这里曾经是戎马倥偬,也曾是商贾辐辏、香火缭绕、书声琅琅。600年的时光,凝结成诸多文物。每件文物,每个景点,都有说不完的故事,演绎着青岩、贵阳、贵州的历史。

  桐埜书屋是“骑龙二周”的读书处。骑龙周家,先祖是白纳长官司长官周可敬。也许是喝了“聪明泉”的水,周渔璜(周起渭)14岁便作了一首脍炙人口的《灯花诗》,24岁考中举人并为“解元”,康熙三十三年(1694年)中进士,诗歌名噪京城,是名列第三的《康熙字典》的编修官。他在北京樱桃斜巷的府第,后来成了贵州会馆。他的叔父周钟瑄,康熙五十三年(1714年)任台湾诸罗知县。当时的台湾府只有三县,诸罗县要占台湾土地的三分之二。他首建诸罗县城(今嘉义市),开渠灌溉,教民耕作,建学宫修文庙,编修《诸罗县志》,人民盛赞“周公”。200多年过去了,台湾人民不忘周钟瑄开发之功,把他当作神来祭祀,还派人来青岩追寻遗踪。

  天主教传到青岩,传教士凭着第二次邪片战争后清政府签订的不平等条约给予的特权,以战胜者的姿态在中国人民面前耀武扬威,侮辱中华传统文化,欺官压民,为非作歹,劣迹斑斑,引起中国人民强烈不满。咸丰十一年(1861年)端午节那天,青岩民众“游百病”经过天主堂,与教民发生纠纷,于是爆发了震惊中外的青岩教案。法国公使向清政府提出“强硬抗议”,迫使清政府赔款和惩办有关官吏。清廷软弱,青岩团总赵国澍因杀五名教民成“元凶”,但结案时他人已去世而免予追究;贵州提督田兴恕发配新疆,提督衙门拨充天主教堂,并赔款1.2万两白银结案。现存有青岩教案遗址。

  赵氏是青岩大姓,建有赵家祠堂(现改为赵公专祠),那两座百岁坊也是为赵家而建。赵国澍案发、身亡,家道中落,他的妻子赵三太把四个儿子扶养成人。事隔20多年,青岩又有一番轰动,冷落多年的赵家公馆忽然门第生辉。光绪十二年(1886年),次子赵以炯和四子赵以奎一同进京赴考,兄弟二人金榜题名,跻身于“进士”之列,赵以炯还高中状元,成为滇黔两省“以状元及第夺魁天下”的第一人。后来,长子赵以焕也成了进士。赵氏“一门三进士”,赵家公馆挂出了“状元府”的匾额。

  青岩城边的歪脚寨,出了个英英少年,名叫平刚。他是辛亥革命的先驱,是贵州最先剪去辫子的人,曾组织“科学会”鼓吹革命,创办贵阳最早的寻常小学。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值慈禧太后七十生辰,下令各地搭“万寿台”,为她“祝寿”。平刚写了一副讽刺的对联,贴在万寿台侧。此事掀起了轩然大波,官府下令捉拿。平刚逃到日本,参加了同盟会,后来成了临时大总统孙中山的秘书长。

  抗战期间,青岩又热闹起来。陶行知的弟子宋怀中在这里创设社会教育实验区,贵州方言讲习所在这里教苗语、布依语、侗语,苏步青在青岩办微分几何研究班,贵阳女子师范学校也迁到青岩。八路军贵阳交通站将革命干部家属安置在青岩,周恩来的父亲、邓颖超的母亲、李克农和博古(秦邦宪)的家属都在青岩住过。

相关信息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