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原住民为何人?来看朱砂书写的“九天书”,只是今人皆不识

文章来源:贵州广播电视台 发布时间:2020年03月30日 10:46:45 打印本页 关闭 【字体:

  在贵州,曾经"地无三尺平"的殊境,令诸多久远的文化得以留存。绚烂文化的基石,是寻常百姓祖祖辈辈的日常与劳作。

  黔山深处,"非遗"蕴藏丰厚,这些从历史中迤逦而来的人和故事,世代传承、生生不息。

 

  黔北寻根

  贵州这片地域虽边远却开放,数千年前就敞开胸怀,接纳移民。苗、侗、布依、彝、水等少数民族,都非原住民,而是跋涉迁徙过来。掐指数数,仡佬族却是世世代代生于斯长于斯,大多定居黔北,没有迁徙历史,是老贵州人、原住民。这个,可是许多人都不大了解的。

  仡佬族古称濮人、僚人。战国时期,北盘江的一支濮人曾经迅速扩张势力,越过乌江,建立过一个历史上有名的大夜郎国,控制了贵州的四分之三和一些周边地域。

 

  务川仡佬族吃新节

  记得上初中时,我是从“夜郎自大”这个成语得知有个夜郎国的。“夜郎自大”是怎么来的?有个故事:汉武帝为开发西南,遣鄱阳令唐蒙出使夜郎国。在夜郎王宴请唐蒙的酒宴上,酒酣耳热的夜郎王不知天高地厚,问唐蒙道:“汉孰与我大?”(《史记·西南夷列传》)“夜郎自大”的成语由此而来。本是揶揄,可这事为夜郎国做了大广告,让夜郎国闻名天下。至今各地还在为“夜郎国”的冠名而争执不休;黔北呢,不著一字尽得风流,它就在夜郎国的版图内。

  夜郎王在强盛的汉朝面前不堪一击,很快归顺了汉王朝。这以后,元气大伤,只有很少一部分僚人,即仡佬族,坚持下来,落足黔北,并世代定居。

 

  务川县仡佬族祭天仪式

  我有些想不明白,仡佬族既是主人,在辽阔的贵州高原上,为何不选择土肥水丰的大坝子定居呢?我与一位务川的仡佬族朋友探讨。他说:“我们是吃得亏打得堆啊。所以,人家说‘高山苗,水侗家,仡佬住在石旮旯’。”哦,不挑肥拣瘦,厚道人!石旮旯让仡佬族拥有丰富的石文化,岁岁祭祀仡佬人的先祖、雄浑壮观的“九天母石”。

 

  务川仡佬族九天母石

  仡佬族的原主地位非同一般,且有民俗为佐证——在苗、布依、彝与仡佬族的杂居地,仡佬族老人出殡,路过其他民族的土地,不用抛撒“买路钱”,因大家认可他们是原主人;农历七月仡佬族“吃新节”,可以采摘其他民族稻田里的新禾穗回家祭祖,没人质疑。各族人对原初“开荒辟草”的仡佬族,有发自内心的尊重。在贵州的十八个世居民族中,唯仡佬族享有如此殊遇。这是一个有趣的现象,可见黔北的仡佬族牵连着贵州民族文化的根脉。

 

  务川县龙潭村

  我走进务川县龙潭村,它是仡佬族古村落,已有七百多年历史。踏上那青石小路,石块已被岁月磨得光滑铮亮。我站在厚重的三重门前,点点寻觅仡佬族先民的遗踪。龙潭村仡佬人严密的军事防御措施让人惊叹。四合院院门上有枪眼,显现当年曾有战事;石围墙蜿蜒盘桓,这并非进攻,而是御敌防守。这是一个祖祖辈辈隐忍避世、严谨包容的民族。也许正是这样的精神状态,让黔北仡佬族在民国时期的民族高压政策下,渐渐从户籍上消失了。

 

  务川县龙潭村仡佬古寨

  几十年的光阴,仡佬族处在四通八达的黔北,最先受到汉文化的撞击,甚至失去了自己最可贵的语言和世代传承的部分文化,这让人深深惋惜。

  然而,民俗和民间传说是几十年时光抹不掉的。仡佬族传说,有一位神人付天官,曾与神仙斗法取胜,他手中有一部“九天书”。他死后,“九天书”渺无踪影。

 

  九天书

  “九天书”却在2009年现身了!《光明日报》曾三次报道此事——贵州省仡佬学会的专家,在黔北仡佬族一位李人家中,寻到了一本《九天大濮史录》,即民间传说的“九天书”,震惊了学界。此书为手抄本,五百五十一页,六千余字。有仡佬文和汉文对应译录。这证明了仡佬族古代是有文字的。只是失传了,今人谁也不认识,真乃天书也。书中的仡佬文字用朱砂书写,汉字为黑墨,主要记述仡佬先民的起源,记叙了建立大元国、普国、牂牁国、夜郎古国的时限与兴衰,记录了发现朱砂、酒、茶的经过,倡导和合理念。仡佬族当年的发达由此可见一斑。

 

  九天书

  “九天书”的持有人说,他祖上是宋代仡佬蛮王李文通的后代,自己却并不懂得这是什么书,但他一直视为珍宝保存。

  一位仡佬族朋友告诉我:“20世纪 80年代,上面的政策要搞民族识别,根据一些民族特征来认定一家人是否仡佬族。当年我奶奶八十岁了,她很高兴,她肯定自己是仡佬族,并念叨着:仡佬族总算有出头的一天了!但真让奶奶去登记,她又在家里前思后想,走不出门了,总怕政策哪天一变回去,自己会遭罪……”老人饱经沧桑,她的犹疑反复,见证了仡佬族曾经遭遇的苦难。

 

  务川仡佬族吃新节

  人类文化的变迁大多行迈迟迟,但在外力的推动下,它有时会非常迅疾。从1983年起,仡佬族恢复了自己的民族身份,到2008年,仅遵义市的务川、道真两个县,仡佬族人口就达到了三十五万。

  在龙潭村漫步,我看到一农户的外墙上有“仡佬蜂”三个歪歪斜斜的汉字。我觉得有些荒诞,很好奇,便走进了他家。他热情推介自己养的蜂子和蜂糖。我问他“仡佬蜂”的来由,这位老实又精明的蜂农说:“写上这个,买蜂糖的人就放心买我的蜂糖了;因为大家都晓得我们仡佬人老实,决不会造假。”

  仡佬人的真诚老实,以及历来和谐包容的天性,也让这个民族避开了战乱,得以在这一隅相对平安地采炼丹砂、稻作农耕,得以保存了像龙潭村这样宁静美丽的山寨及其丰厚文化。

 

  道真县仡佬族傩戏

  黔北是从巴蜀平原向云贵高原攀援的重要地域;也是巴蜀、中原文化向贵州腹地深入的过渡带。在文化进入的通道上,黔北可谓既“领风气之先”,又有“扎根本土之深”。仡佬族的包容和谐,在某种程度上,也是黔北文化的一个缩影。

 

  道真县仡佬族傩戏

  在厚重如山的黔北历史文化面前,我深感自己的“文化空白点”颇多,不时会成“文化盲”。几日游历,几番领悟,我感到黔北是一座蕴含历史文化的富矿,是一片值得徜徉深悟之地。来到黔北,不补上这一课,似乎无颜面对先祖。

相关信息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