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撮泰吉”是什么?听闻者众,亲观者极少

文章来源:贵州广播电视台 发布时间:2020年05月15日 11:05:31 打印本页 关闭 【字体:

  

  

 

  在贵州,曾经"地无三尺平"的殊境,令诸多久远的文化得以留存。绚烂文化的基石,是寻常百姓祖祖辈辈的日常与劳作。

  黔山深处,"非遗"蕴藏丰厚,这些从历史中迤逦而来的人和故事,世代传承、生生不息。

  彝族古老戏剧“撮泰吉”

  如今舞台大戏常常免费赠票,田间小戏却有诸多学者研究。上网搜索,研究撮泰吉的论文汗牛充栋,真出人意料。

 

 

  撮泰吉,又称变人戏。正月初三,威宁县板底乡裸嘎寨的彝族“撮泰吉”开场,一直演出到十五。表演者就是这个六十余户的小山寨里的村民。它也仅存于这里。

  这种古老的戏剧,是用于驱邪、祈丰收。如果没有撮泰吉这种艺术形式,外界绝不会知道这个只有六十余户彝族的小山寨;而因为有了撮泰吉,如今裸嘎寨已是闻名遐迩。

 

 

  表演中不戴面具者为聪慧的山神,他是亘古大自然的象征,真是寿比南山,有2000岁了。其余演员戴面具,分别扮作1700岁的彝族老者、1500岁的老妇,还有1200岁的“苗族”老人、1000岁的“汉族”老人,以及小孩。几位老人为何是这个年龄阶次?寨上老人回答:“老祖宗就是这么说的。”正是这种大家认可而不知其所以然,显得特别神秘。而关于“苗族”和“汉族”的说法,经当地专家用彝语反复考究,原来是把当代的民族划分,套到了老祖宗的头上。

 

 

  撮泰吉演绎了远古人类的起源。在历史时空的更迭中,几千年时光倏然而过。古代彝人身居僻处而仰望星云,心胸之阔大真让人仰慕!然而令人不解的是,彝族是有古文字的民族,古彝文车载斗量,却没能留下关于撮泰吉的只字记载,以致于现今也不知撮泰吉起源的确切年代。

 

 

  面具是用大杜鹃木制成。大杜鹃,可是高原的特种树,你在贵阳见不到的。面具没有雕琢,没有绚丽的七彩,而是用锅烟或墨汁将它涂为黑色,又以石灰、粉笔画线涂鸦,呈现出一种古朴粗犷。一位画家朋友乍见我手中的照片,以为是双年展上的现代派木雕作品。

  撮泰吉表演分为祭祀、耕作、喜庆、扫寨四个部分,耕作是主线。开荒的、犁土的、吆喝牲畜的,劳作间隙还穿插着抽烟的、奶孩子的、动作极为生活化。这种庄谐交织,笑点频频,民众兴趣最高,也是民间艺术生命力之所在。演出持续到正月十五,就要“扫寨”——表演者走村串寨,扫除灾难和瘟疫,祝愿人畜兴旺、五谷丰登,其核心,是扫除火星。每到一家,他们都要念一段吉祥祝辞,颇有针对性,必须坐在火塘边念诵。

 

撮泰吉传承人文道华

 

  演了一辈子撮泰吉的文道华老人说:“那时我们寨子年年春节都要演。大人演出到哪里,我们一帮小娃娃就跟到那里凑热闹,扫完火星就拣鸡蛋玩,拣麻草编草鞋。那些动作,寨子上差不多的人都会。我是12岁开始学的。撮泰吉是父传子的,传男不传女。父亲传给我的主要是祝语。祝语相当于撮泰吉祖传的秘笈,不传外人的。”但真要学会祝语,却并非易事,因为祝语中的古彝语与彝族现代口语差异很大,不下苦功夫死记硬背是学不会的。我真佩服他们的好记性。

  2017年11月,我在赫章县珠市乡红星村,见到一位年过花甲的彝族铃铛舞传承人苏万朝,那里离板底乡只有几里路。他说,他早在1970年代初,就因与三个同学一道跳撮泰吉而被打成“牛鬼蛇神”。他这话说明了一个问题——“撮泰吉”过去并非只在裸嘎寨传承,邻近处也有演出,只是后来没能延续。

  后来能够演出民间撮泰吉的,只有裸嘎寨文道华老人代代相传的一支十几个人的小小队伍了。

  从文道华上溯6代,祖上都是“毕摩”,即彝族祭司,撮泰吉的技艺也就一代代地传了下来。他家曾有一个折叠式的小抄本,记录有撮泰吉的内容和上溯十代演撮泰吉艺人的名字等,后于1961年焚于火灾。这惟一的文字资料就荡然无存了。以此推算,裸嘎寨撮泰吉的历史当在两百年以上。

 

 

  进入21世纪,裸嘎寨的撮泰吉却有了断代的危机。文道华的儿子对此没有兴趣,若完全依古规办,传承链就切断了。文道华的侄子罗晓云却是撮泰吉的热爱者。他恳求舅舅文道华将技艺传给自己。他的学艺诚心终于感动了文道华,答应教他学艺。初学时,文道华传授的是祝语。罗晓云是大专生,他能采用文字记录、录音等方法来学,比起老一辈人来,就有捷径可走了。但他学起来也十分吃力,要记熟整套祝词,罗晓云真不轻松。

 

 

  罗晓云在戏班中饰演不戴面具的山神。其余几位演员也都是读过书的中青年。罗晓云对演员的选拔挺严,有的角色曾换了四、五个人。他要求演员都要学绝活,把文道华等老艺人的眼神、动作、发音都学到手,尽量原汁原味……每个演员都要成为“全才”,能随时互换角色、替补角色演出。

 

 

  如今,文道华和罗晓云都退居幕后了,他们的后人则带队在村里和外面演出。现在文道华的观念已经大变,他很想将技艺广传。他说:“过去是传内不传外、传男不传女,现在是把它传到外头去了,他们跳得好,我欢喜,没有别的心愿了。”

  然而,如今又有了年轻人要外出打工挣钱,不愿学的问题。再往后,随着非遗保护的推进,又会是何前景呢?世情变化几番几复,让人难以预料。(撰文:余未人)

相关信息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