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史前文化洞穴遗址 保护与利用的政策建议

文章来源:贵州文化遗产 发布时间:2020年09月21日 10:48:35 打印本页 关闭 【字体:

  贵州史前文化洞穴遗址特色突出,史前文化洞穴遗址分布广,地点多,文化内涵丰富,类型多样,文化洞穴遗址居全国之首,在国内同期文化遗址中独树一帜。通过贵州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顾久同志推荐,省科学技术协会引起高度重视,将《贵州史前文化洞穴遗址保护与利用研究》列为2018年贵州省科协专项及调研课题研究,课题组组织专家学者进行调查研究。

 

  一、贵州史前文化洞穴遗址特点

  1.史前文化洞穴遗址特色突出。史前文化洞穴遗址省境内均有发现,达300余处,其文化洞穴遗址占总数的90%以上。文化内涵具有旧石器时代早期、中期、晚期和新石器时代初期等各阶段的典型文化。早期文化代表--黔西观音洞遗址,距今24万年左右,国内学术界视为中国长江以南同期文化之标杆,享有“北有周口店,南有观音洞” 之学术地位。中期文化代表--盘县大洞遗址,距今10-20万年左右,文化材料丰富、新颖,评为当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晚期文化代表--普定穿洞遗址,距今1.5万年左右,出土骨角器精致与类型多样,数量超出当时国内各地发现骨角器之总和,以及同遗址中出土两具较完整的人类头骨化石,在国内同期文化遗址中绝无仅有。

  2.喀斯特岩溶造就了众多天然洞穴。处于高海拔、低纬度、温湿季风区和亚热带气候区,山地复杂多样,冬无严寒,夏无酷暑,加之独特的喀斯特岩溶造就了众多天然洞穴,为以采集、狩猎为生的古人类提供了天然的栖息场所。是国内旧石器时代文化洞穴遗址最多的区域,丰富的史前文化洞穴遗址资源,对贵州史前文化研究,以及对远古人类的生存、繁衍、发展及研究提供了大量的实物证据。

  3.贵州已显示自身史前文化之独特的辉煌。观音洞遗址以其独特而丰厚的文化内涵,在国内外学术界引人注目,当时在全国与北京周口店、山西西侯度鼎足而立;盘县大洞旧石器遗址无论在规模、文化堆积物年代、考古材料的品种数量方面,都可以与北京周口店媲美;普定穿洞出土的骨角器出土千余件骨角器,特别是骨针体现了同时期遗址中自身的特点与亮点引起国内外关注,被誉为“亚洲文明之灯”。

  4.史前文化洞穴遗址构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体系。“十三五”规划的《建议》指出,坚持“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坚定文化自信,增强文化自觉,加快文化改革发展,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构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体系,加强文化遗产保护。加强史前文化洞穴遗址保护与利用传播能力建设,创新对外传播、文化交流、文化贸易方式,推动喀斯特地区史前文化洞穴“走出去”。

  5.史前文化洞穴遗址借鉴广西桂林经验发展旅游产业。一万年前新石器时代人类文明的甑皮岩古人类洞穴遗址,年代跨越之长、出土文物之多、文化内涵之丰富在中外史前考古学中占有重要地位,被誉为史前明珠。以甑皮岩等72洞穴遗址为代表的新石器时代桂林史前文化,其内容涉及华南乃至东南亚地区新石器时代早期文化等诸多世界性重要学术课题,甑皮岩被列为第一批中国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立项名单。

 

  二、贵州史前文化洞穴遗址的研究与保护状况

  在中共贵州省委的坚强领导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贵州省文物保护条例》等法律法规,各级党委、政府的逐步重视与支持,各级文物保护单位“有保护范围、有保护标志、有保护档案、有保护组织”的“四有”工作成绩显著。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具有法定的保护范围和建设控制地带。各级文物部门完成了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和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的规范性建档立案工作。其中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建档材料,在上报给国家文物局备案的资料,由于各方面均达到了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档案规范性要求,受到了国家文物局通报表扬与奖励。贵州文物保护工作逐步有了实质性的突破,史前文化洞穴遗址的保护也逐步得以改善。

  贵州文化遗址保护可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新中国成立—1996年。国家公布的四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贵州境内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共9处,其中仅有二处史前文化遗址——普定穿洞遗址、盘县大洞遗址,这两处史前文化遗址分别于 1988年、1996年国家公布为第三批、第四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88年普定穿洞被国家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贵州境内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中,有了第一个史前文化遗址。至此,填补了贵州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史前文化遗址的空白。随后到 1996年国家又公布盘县大洞为第四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仅占贵州境内全国文物保护单位总数的十分之二左右。同时,在国家公布的4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期间,贵州省政府也公布了相应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共237处;其中史前文化遗址6处—— 桐梓岩灰洞、水城硝灰洞、六枝桃花洞、兴义猫猫洞、普定白岩脚洞、兴义张口洞等遗址,仅占省级文物保护总数的百分之二点五左右。

  第二阶段,1996年—2006年。这期间,国家公布第五、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贵州省政府公布两批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同时,市(州)县级也公布相应的市(州)、县级文物保护单位。据省文物局当时的公布数,在1996年的的基础上至 2006年,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从9处增至 39处,其中史前文化遗址增加一处——黔西观音洞遗址。至此,贵州境内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有3处为史前文化遗址,占贵州省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十分之一还不到。贵州省级文物保护单位从237处增至 288处,其中史前文化遗址在1996年前的基础上增加7处——长顺来远神仙洞、毕节海子街扁扁洞、毕节海子街大洞、毕节青场老鸭洞、黔西凤凰穿洞、安龙观音洞遗址、桐梓马鞍山遗址,占贵州省级文物保护单位总数的百分之二左右。

  第三阶段,2007年至2016年。这期间,国家公布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其中史前文化遗址增加一处——安龙观音洞遗址(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升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至此,贵州省境内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四处为史前文化遗址,占贵州省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十分之一不到。总之,贵州的史前文化洞穴遗址的保护是全省文物保护工作中的弱项。充分说明了贵州的史前文化洞穴遗址的保护,在全省文物保护工作中对之重视与保护的力度有待于加强,未得到与他类文物资源的同等地位,使人堪忧。

  为了保护祖国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为了国家和全民的利益,也为了子孙后代的长远利益,希望不要急功近利,以损害或牺牲文物为代价,换取一地一时经济的发展。让贵州史前文化洞穴遗址保护与利用,为决胜脱贫攻坚,同步全面小康,奋力开创百姓富生态美的多彩贵州新未来作出贡献。

 

  三、贵州史前文化洞穴遗址保护与利用的政策建议

  1.制定史前文化洞穴遗址的保护和利用法律、法规体系,依法进行史前文化洞穴遗址保护与利用。在国家、省法律法规的原则框架下,市(州)、县,特别是少数民族自治地方人大常委会制定与国家法律法规相配套的史前文化洞穴遗址保护与利用地方性法规实施意见。完善民间款约,做到有法可依,违法必究,执法必严。

  2.建立和完善全省文物联合执法机构和属地文博管理机构专业化队伍。目前,正处于全国和全省机关事业单位机构改革的大好机遇,应充分考虑到文物执法的专业性、特殊性和联合执法的必要性,完善全省文物联合执法机构。建立一支集文化、文物、公安、消防、住房城乡建设、国土资源、环境保护、旅游、民族宗教、海关、工商、农业、交通运输、水务等专业性和综合性相结合的执法机构,便于依法打击文物违法犯罪活动。

  3.全面摸清贵州境内史前洞穴遗址资源、分门别类,有序推进保护和利用工作。在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的基础上,开展更为细致的文化洞穴遗址专项调查和摸底工作,全面掌握贵州史前洞穴遗址的分布、保存状况和保护需求,对被认定为文物的史前文化洞穴遗址向社会进行公布,设立文物保护标志碑,加强文物保护的宣传工作,让大众加入到文物保护的队伍中来。

  4.加强史前文化洞穴遗址的保护和利用学术研究,挖掘历史价值。学术研究是利用的基础,是能否用史前文化洞穴遗址讲贵州故事的关键,贵州史前文化洞穴遗址对解决目前学术界的热点问题,对贵州史前文化洞穴遗址保护与利用现状的全面分析了解,可以使政策制定者明确史前文化洞穴遗址保护与利用方面存在的主要问题和未来的发展方向, 以及史前文化洞穴遗址保护与利用各具特质的模式和机制。

  5.加强史前文化洞穴遗址文产融合、文旅融合。打造文化洞穴遗址的利用产业,打造青少年石器文化科普宣传,文物历经万年变迁而保存至今,实属不易。如何将祖先遗留下来的珍贵遗产保护好、利用好,是摆在各级党委、政府面前的难题,保护与利用并重,走文物与文化产业融合之路,文物与文化旅游融合之路,是根本的解决之道,只有生产出更加优质、更富创意、更有内涵的文化旅游产品,才能真正的让文物活起来,让历史动起来。

  6.积极探索史前文化洞穴遗址展示利用的新方法、新理念。史前文化洞穴遗址由于时代早,人类的心智发育水平和创造能力还处在比较低的阶段,创造出的产品种类和数量都有很有限。在史前文化洞穴遗址的展示手段和展陈理念上突破创新,发挥贵州省 “互联网 +”、大数据产业和相关电子信息产业的优势,更加直观、立体的展示古人类生活场景和生计方式。

  7.加强地方文物保护和利用经费的投入和人才队伍建设力度。积极多渠道争取文物保护和利用基金、资金,解决目前贵州众多未列为文物保护单位的不可移动文物和市县级文物保护单位的保护、利用、管理经费。加强文博队伍建设,引进文物管理、保护和利用等方面的人才,解决目前贵州目前文博管理、保护和利用各方面专业技术人才均严重匮乏的局面。

  8.做好文化洞穴遗址保护与利用,增强民族自豪感和民族自信心。任何一项民族艺术实施结果,会给人们带来情感影响:一种影响是给人们带来愉悦和增强信心;另一种影响是给人们带来压抑和失望。积极推动史前文化洞穴遗址保护和利用建设,增强民族自豪感和自信心,增加史前文化洞穴遗址保护与利用地区民族的自豪感和自信心。

  9.加大史前文化洞穴遗址保护与利用宣传推介的力度。重视的基础是认识,如果不认识史前文化洞穴遗址保护与利用文化的价值所在,就谈不上重视。如果不懂得重视史前文化洞穴遗址保护与与合理利用,就谈不上投入。将美丽乡村建设与史前文化洞穴遗址保护发展与资金投入相结合,加大贵州史前文化洞穴遗址宣传推介力度。讲好史前文化洞穴故事,传播贵州文化好声音。

  10.发挥史前文化洞穴遗址保护与利用在乡村振兴战略中的作用。共产党人“永远把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奋斗目标”。史前文化洞穴遗址保护与利用大有文章可做,如组织中小学生在史前文化洞穴遗址进行打造石器工具体验,模仿古人生活环境,发展乡村旅游。发挥史前文化洞穴遗址在贵州决战脱贫攻坚、决胜同步小康和乡村振兴战略中的优势和作用,寄托千百年来当地群众对美好生活向往的强烈美好愿望。(作者单位:贵州省人大常委会研究室)

相关信息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