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顺文庙镂空雕龙柱雕成年代之管见

文章来源:贵州文化遗产 发布时间:2020年11月13日 10:23:39 打印本页 关闭 【字体:

  安顺文庙大成殿前的镂空雕云龙石柱可谓今古奇观,闻名遐迩。然而,究竟雕成于何时,一直是一个谜。地方志书没有详细记载,雕刻者也未落款识,耄耋长者更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有说是明洪武年间文庙始时的遗物,也有说是清代文庙重建时雕成的。而有清一代,文庙就经历过几次建毁。

  描述文庙的史料太过简略,是让人难以确定龙柱雕成年代的主要原因。对于文庙历代的建毁情况,《明实录·太祖洪武实录》《贵州图经新志》《贵州通志》《安顺府志》等史料多为笼统的描述,不要说具体到龙柱的雕成年代,就是当时建筑的概貌也不能得其一二。同时,由于古代建筑的毁建,都会对前期建筑有所继承:或在原有基础上建设,或对原有材料加以利用,每一座历史建筑常常汇聚不同时期的历史文化信息。因此,几经修缮的文庙的镂空雕云龙石柱的雕成年代,成为谜团也不足为怪。

  那么,文庙镂空雕云龙石柱究竟雕成于何时呢?我们一直力图解开文庙龙柱雕成时间之谜。

  查阅安顺文庙有关的地方史料,可以看到,对文庙镂空雕云龙石柱有直接描述的仅有民国《续修安顺府志》第二十卷杂志 “十四龙柱石工”,其中说道“安顺府学宫以石工擅名,殿前龙柱工艺尤为突出……惜作者未留名,但传曰‘苏石匠’。学宫落成,张壮悫提督以督署御书坊两狮太小,欲易之。苏仰体其意,精心刻成,磊砢雄峻,威镇一方。继又刻一对于将军第宅外,以后继无人,已移归江西会馆。”

  描述未提及龙柱的雕刻年代,有限的信息是:文庙龙柱雕成时就很有名;石工不仅仅雕刻了文庙的一对镂空云龙石柱,同时还雕刻了另外两对石狮;两对石狮的雕刻与一位叫张壮悫的提督有关。

  既然《续修安顺府志》这样言之凿凿,此事自然不可能空穴来风,无中生有,况且提督已称得上封疆大吏,志书对他们的记载应是有根有据,不敢杜撰。为此,张壮悫提督贵州进驻安顺的时间,就成了查找文庙龙柱雕成年代的主要线索。

  那么张壮悫提督贵州进驻安顺的情况怎样呢?

  清咸丰《安顺府志》武职官谱记载了贵州提督46人,民国《续修安顺府志》贰武官记载了贵州提督23人,共计记载贵州提督69人。其中张姓提督6人,分别是:张勇(不知任职年代),张文焕(康熙五十二年任),张和(乾隆四十一年任),张国相(道光十九年任),张亮基(同治二年任),张文德(同治六年任)。可以看出, 6名张姓提督中没有张壮悫此人。

  提督不是小官,有清一代,提督为从一品,即是说一品大员怎么会没有这个名字呢?是不是古人为了张扬龙柱而附会了这个故事呢?张壮悫的信息一直萦绕在我们心中。

  某日翻阅清咸丰《安顺府志》,“壮悫”之名跃然眼前。卷三十三职官志<六> 武名宦传“张国相传”说:“公姓张,讳国相,字廷佐。云南永昌府龙陵厅人,…… 少孤,事母至孝,年十四入营。”因战功卓著,道光“十八年奉旨补授福建陆路提督,……随即改调贵州提督。……至黔两任,于二十五年以伤疾辞休,请旨入籍贵州。蒙恩予告,准其入籍贵州,并赏食全俸,以养余年。……辞休后,居安顺四载。谢世时,年七十有五。……事闻,蒙圣恩轸念老臣,赐谥‘壮悫’,予祭葬。”

 

安顺文庙镂空雕石龙柱

  这段史料告诉我们,张国相提督因战功显赫,死后获誉皇帝赐谥“壮悫”,“壮悫”即是张国相的谥号。传中还就张国相提督贵州的时间、任期,辞休后改云南籍入贵州籍,并居住安顺等作了记载。

  张国相传的撰写者张祥河“以粮储使与张国相同寅,继与糟务,朝夕相亲。”史料很可信。同时,张国相提督驻安顺是符合历史背景的,因为贵州提督自康熙六年移驻安顺到大清朝结束未再改驻它处。

  那么,安顺文庙大成殿在张国相提督贵州时是否进行过修缮呢?如果没有进行过修缮,这一记载也是不能成立。

  《安顺府志》营建志“学校”对这时期的文庙作了这样的描述的“ ……道光十七年,署知府宋庆常、教授黄淳、训导彭拔才建议增修,乡宦宋劭榖倡捐,暨合郡绅耆杨春发等买地广基。十八年,知府经武济兴工改修崇圣祠、两厢、大成殿……。二十年,知府张锳修成。”

  史料告诉我们,该次改建历经三任知府,历时四年,道光十七年开始筹划、十八年兴工建设、二十年建成,并确切说到大成殿在改建之列。

  从道光十九年张国相提督贵州驻安顺,与安顺府学道光间的建设史料来看,文庙进入施工后的第二年即道光十九年张国相就到了安顺,其应亲眼目睹了文庙的建设及龙柱的雕刻过程。在他看到文庙龙柱的精湛后,于是产生了“督署御书坊两狮太小,欲易之。”的念想,也就有了苏石工“仰体其意,精心刻成”,以及再“刻一对于将军第宅外”的后续工程。也正是这一后续工程与府志记载文庙改建情况的相互印证,形成了确定龙柱雕成年代的关键一环。

  再从时间跨度来看龙柱雕刻故事的可信度。道光十八年(1839年)文庙开工改建,至民国《续修安顺府志》撰成,时间相距约 90年。如果20岁的人参与文庙的这次改建,那么50年后(即1890前后),70岁的他们将亲身经历文庙改建的故事讲给20岁的人听,这是完全可能的,而再过50年(1940 年前后)这些亲耳聆听过这段故事的年近古稀的人有可能参与府志的编撰,或成为撰写这段故事者采访的主要对象。这些人应目睹了将军第宅外石狮“以后继无人,已移归江西会馆”的历史。应该说信息是准确的。

  再从龙柱的雕刻风格上看龙柱的形成年代,石雕在我国已有几千年的历史,技法演变基本概括为从简到繁,由写实到写意,由具象到抽象,由威武到憨态。这一变化在清代显得尤为明显,特别是清后期其繁缛、柔弱、纤细已近成为一个时代的特征。从文庙龙的表现形式上看,特别是龙头的表现,已完全没有了清初乃至于明代龙头的狰狞与霸气,虽然动态十足,但其更多显示的妩媚。我们将之与现存的清代各类官窑瓷器上表现的龙的形态对比,可以看出与之风格几近。

  综合分析,安顺文庙镂空雕石龙柱就是道光间文庙大规模建设时的产物,具体年代是:除去道光十七年的改建筹备时间,十八年的选材、采石、运输、树立、成坯、打磨等工作流程,最后雕成的具体年代应在道光十九年(1840)至道光二十年(1841)间,悬殊不会超过1年。

  按《续修安顺府志》所载,与文庙龙柱同等技法雕成的还有两对石狮,但早已没有了踪迹。如果能找到当年所雕石狮,其“磊砢雄峻,威镇一方”的艺术手法,也必将成为重要的地方历史的文物。(作者单位:安顺市文化局)

相关信息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