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江红军空坟

文章来源:贵州文化遗产 发布时间:2020年11月19日 10:05:55 打印本页 关闭 【字体:

  在播州区苟江镇桥头村文学组破浪桥头,有一座红军坟,当地叫红军空坟。为什么叫红军空坟呢?

  原来,中央红军于1935年两次经过苟江。第一次有二十多个红军路经桥头村,其中的两个红军在堰角讨食,当他们在何九州家讨食时杀猪匠何子银(九州之弟)手毒,想杀之取枪,但九州不准,让两个红军吃饭后赶路,行至现同心粮站门前坎下,又被保长钟质彬缴枪并欲杀之,钟母力保不准滥杀无辜。于是钟带两红军到芶江后将其杀害。第二次是有一个落伍的红军(康同志)经过桥头河沟上游被保长朱质彬夺枪后杀死于河沙坝(现赵朝鹏住房处),正保长当赵银舟比较开明外出返家听说后非常惊骇,立即命自己的儿子赵永太设法埋葬。赵永太顺着河流找到尸体后,引尸过了木桥,让尸体漂到团窝兰田北坎回水沱处隐藏后即返回家,等到天黑后无人知晓再去掩埋。等到去埋葬时,尸体已经被水冲走了。解放后,群众为纪念红军,遂在桥头村文丰原桥头文昌阁遗址上设假塚一个,竖碑铭以记之。1966年7 月1日建成,竖碑顶上为一颗五星。碑文从右至左竖写:“于一九三五年红军长征路过遵义在桥头遭遇土匪不幸壮烈牺牲 生的伟大 死的光荣 康同志烈士之墓”。落款为 “苟江公社四清工作队 前进大队全体社员敬立 一九六六年七月一日”。立红军烈士康同志碑还有些动人故事。上面提到的赵银舟名赵子良,号银舟。当时是该保的正保长。此人是开明士绅,对当地群众也比较好。所以红军在此遇难,他就叫他的儿子赵永太设法将红军遗体埋葬。1966年“四清” 时,知道赵子良父子埋葬过红军,苟江公社就命赵永太掘红军尸骨,自然找不到。公社就命赵永太找不到红军尸骨就要为红军烈士磨一口碑。赵永太就用三水锅的锅铁打磨碑石。五十多年后我们还能看出用了很多功夫打磨得非常精细。2005年,遵义县民政局、苟江镇政府在白岩村棺山松林内(双河小学对面100米处)新建一红军烈士陵园,内建有红军烈士纪念华表碑一座。陵园建好后,想把桥头红军空坟移至棺山松林红军陵园内。当地村民却坚决不准移,他们认为红军烈士是保佑他们的神。红军空坟修好以后,他们事事顺利,平平安安,坚决不允许移坟。赵永太的孙子,1962年出生的赵家齐很动感情地说,自从埋了这个红军坟以后,我们这里顺遂得很,周围落雪弹子(冰雹)我们这的一颗都不落。当地村民,对红军都有一种特殊的感情。

 

  后来,经过再三协商,当地村民只允许取走红军空坟的一撮墓土,放到陵园内保存。红军空坟建起五十多年来,一直有群众去祭奠。清明,有人去挂青。正月十四,有人去亮灯、敬献香烛纸钱。红军空坟已成了一个远近闻名的地名。

  就在红军空坟不远处,桥头村水晶坝组,是当年红军长征息脚的地方。遵义县食品公司退休职工范志伦,小时候听老人们讲红军在老家桥头过路、息脚、百姓为他们送粮送饭的故事,一直想为红军做点事。 2019年,这位1937年农历7月17日出生的老人,个人出资,请人写文字,找石匠刻字,做了一处摩崖石刻,铭记红军的事迹。摩崖为“水晶坝红军长征息脚处 一九三五年一月十七日红军长征从乌江到水晶坝在此处息脚,向群众宣传共产党政策和工农红军的主要任务,并买了当地李姓的干包谷来充饥后继续行军。红军精神流传万代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九日刻”。用油漆描红,非常醒目。摩崖刻在路边,过路行人都可看见。

 

  同样在桥头村,相隔几百米,一个文学组,一个水晶坝组,朴素的村民们,把红军记了几十年,一代一代,代代相传。(作者单位:播州区关工委)

相关信息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