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醇香

文章来源:贵州日报 发布时间:2021年09月03日 打印本页 关闭 【字体:

  这是黔北一个小县,名为“湄潭”,诗经有云“所谓伊人,在水之湄”。“湄”,即水与草相接的岸边。这个小城与水有不解之缘,说它的秋,也绝离不开水,那蜿蜒的湄江,一点儿也不急,S形地穿城而过,恰似婷婷的女孩,身着嫩绿的纱裙,翩翩地从身旁而过,其实,有时她并不动,就安静地伫立着,任你端详。

  至秋后,这水不像夏日时潋滟,却更加安静,像传世的玉镯,绿润透明。湄江两岸,有约十里的绿道,点嵌着亭台水榭,顺石阶而下,踩着焦脆的落叶,喳喳作响。静立于河边,水如镜,柳条儿低垂,在水面拂荡,时有一片片卷曲黄叶,旋转飘落,在水面点起圈圈细纹,河边几只白鹤,羽毛纯白似雪,像世外高人样,优雅踱步。

  有时候,秋日的这种静,会让人感到虚空寂寥。心中往事翻沉,想起近日一位挚友,刚远走他乡,昔日每天相处,此去却再难见到,世事的沧茫,中年后就会时而感受。正如这秋,表面还热闹,却一天比一天凉了。

  湄潭还有更宁静的去处,沿着老湄中河边,愈走愈深入,有巨石如龟,伏于半似透明的深潭,河畔半山悬着一座普陀寺,以前去过法门寺、灵隐寺等,那简直太闹了,根本无心赏景。最喜欢听普陀寺的晨钟,这种金属磬音,清脆的“咚——”一声后,便在空气中,嗡嗡地悠长回响,如云似雾,那水中的细纹,仿佛也是被它震起,更显“钟鸣山更幽了”。

  故乡位于高原,也属南方,秋色不至于那么浓,但各种色彩、层次分明,有金黄的银杏、深黄的稻谷、焦黄的桐叶、鲜红的枫林、有路边星点叫不出名的小红花,但仍可见翠绿的阶草、墨绿的苍松、碧绿的浅水、幽蓝的深潭……

  秋日,你如果到乡野去,一定先看到湄潭的民居,青瓦白墙,雕窗画梁,风格统一,在远山的黛色中掩映,若隐若现。近些年来,湄潭的民宿业兴起,民宿又不一样,用传统的砖、石、瓦、竹、木做主材,又用一些现代的金属、玻璃、墙布、射灯等,做出创意的结构,将山水与建筑、现代与传统,高度融合。在临江的阁楼上,一面墙全用一整块隔音玻璃,下面是茂林修竹,屋子里静谧又通透,夕阳的光线,穿过树叶,斜洒在床边,可直接触摸这乡野之味。你若真有心,中秋时来,住一夜,自可“推窗明月夜,枕边听溪语”了。

  家乡物产之丰富,要秋日才知道,也要离乡才体会。瓜果田鱼自不必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人也懂得利用与保护。县的南部乡镇产烤烟,到处是金灿灿的,连绵一片,空气中仿佛也有一缕缕焦香的味道,上好的烟叶,厚实舒张,油份足,以前,常年种几亩烟,便是一家人的营生。湄潭还是久负盛名的粮仓,在永兴一带,良田千亩连片。这种米,粒粒如珠似玉,煮上一锅,浆汁如乳,油亮黏润,嚼上一口,便齿间余香。湄潭人聪明,在水田中养稻鱼,稻熟之时,鱼也肥了。

  湄潭的鱼要数秋日最肥美。近年禁渔,河流中鱼又繁殖出很多,以鲶鱼、草鱼、鲫鱼、青鱼、稻田鱼为主,湄潭人吃鲶鱼,制作简单又美味,将肥厚的鱼身剁为块,用西红柿、辣椒、花椒、豆瓣等炒成红油汤底,鱼和豆腐放入红汤,煮得微微弹跳,显得更加鲜嫩。

  这里的茶园,乡野中随处可见。茶在山间云雾中生长,可以一直釆到秋天,湄潭的翠芽,采清明前的嫩芽炒制,用清洌的山泉水冲泡后,一粒粒在翠绿的茶汤中翻腾飘荡,阵阵清香,正如人之年少。而我最爱的,莫过于半发酵的白茶,它在杯底安静地守候,如人之中年,亦如初秋,留有丝丝春气,却又散发出微微的醇香,细细品来,像那长空鸽哨的交响,味道复合而悠长;那熟透的红茶,特别是湄潭的老树茶,就更能享受浓烈厚重了。你若要打发时光,就泡杯茶,在秋日的树荫下一坐,眼前还是艳阳,身上却爽爽的凉。

  这故乡的秋,将一年的美好贮藏,发酵出一种醇香,绵绵长长,留与每一个有故乡的人,让他们在路上,不再彷徨。(冯 波)

相关信息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