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岩脚瓜果熟了

文章来源:贵州日报 发布时间:2021年09月03日 打印本页 关闭 【字体:

  六枝与水城的交界处,一座岩壁宛如一条巨蟒,在懒龙河畔蜿蜒蛇行。岩壁旁的坝子里有一个30来户人家的小村寨,寨子依山傍水,山中鸟语连绵,若世外桃源。

  夕阳西下,红岩岩壁绯红,寨子因红岩而得名叫红岩脚。红岩长约3公里,高处约500米,崖壁上常年居住着麻雀、岩鹰、蝙蝠等鸟雀。晴天也好,雨天也罢,鸟雀们在岩壁的天际间啁啾着自由翻飞。

  秋天的红岩脚,山野里瓜果飘香。

  季节的脚步一迈进秋天的门槛,寨子背后的马鞍山、小偏箐、后冲头的八月瓜、牛滚瓜、冷饭团等野果,缀满攀附在灌木丛林中的藤蔓上,煞是惹人喜爱。

  八月瓜和牛滚瓜在农历八月底成熟,果皮自然炸开,肉质鲜嫩细腻香甜,口感纯正。摘下一个,掰开果皮,黑色的瓜子、淡绿色的瓜瓤显露出来。去籽吃瓤,甜甜可口,让人美美享受。牛滚瓜的个头比八月瓜稍微大一些,与八月瓜一样的味道,都是人们的最爱。寨子里,谁家的小孩不听话哭闹着遍地打滚,只要塞一个过去,瞬间便会“云开雾散”。摘下来还没有炸开的八月瓜或者牛滚瓜,人们放置在谷壳里如同捂甜酒一样捂起来,顶多个把星期便可以捂得熟透,入口,与自然开口的一样香甜。

  山野里还生长着一种稀有的原生态水果,果形如同水晶葡萄,叫冷饭团。冷饭团外表呈粉红色,味道酸中带甜,也是人们的最爱。冷饭团对气候、土壤等生长条件要求非常特别,所以,一旦找到,便如同寻到了珍宝。

  初秋的红岩脚,荒坡上的草丛里,一颗颗圆溜溜的地瓜匍匐在瓜藤上。成熟的地瓜淡红色,果实柔软,比苹果、樱桃、柑橘还香甜,隔着十几米的距离,也能闻到扑鼻而来的馥郁。

  秋天的红岩脚,山地中五谷丰登。

  麻窝地、偏坡上的包谷一片金黄,人们全力以赴把包谷掰回家。大家互帮互助,今天帮张家掰,明天邀约帮李家掰,热热闹闹,一团和气。大人们掰包谷,孩子们跟在后面选吃包谷秆,向阳的包谷秆水分多,甜如甘蔗。大人们在掰包谷时,也会将甜的包谷秆顺手折下,插在背箩沿口上带回家犒劳做家务的孩子们。傍晚收工,夕阳落山,余晖返照。山路上,背着包谷的人们走成一排……

  秋天的红岩脚,夜晚安静而祥和。

  傍晚,月亮从山那边慢慢爬上红岩山顶,村寨沐浴在皎洁的月光里。屋檐下,路灯在晚风中晃动着光芒,院坝里,看家狗有一声无一声懒散地叫着。劳累了一天的人们,坐在院子里拉家常,一张张老脸上书写着饱受风霜的经年。孩子们躲猫猫数星星,玩得不亦乐乎。

  因为工作忙,平时难得回老家一趟,偶尔寨上有事回家,遇上童年的伙伴们,大家围坐在一起,在茶香酒水里,在你一嘴我一舌的回忆中,总是有着聊不完的往事,深夜了也还不肯散伙。

  喜欢夜钓的人们,选一处有溪水注入的河湾,坐在岸边石头上,抛钩入水。流淌的河水摆动着钓线,手心微微颤动。一竿在手,很是惬意。

  夜风习习,两岸萤火虫飞舞,蛙声一片。正期待中,只觉手心一震,迅速起竿,便能钓起活蹦乱跳的鱼儿。凌晨收竿起身,笼中鱼儿已是数条。(何 勇)

相关信息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