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蒙的秋

文章来源:贵州日报 发布时间:2021年09月03日 打印本页 关闭 【字体:

  乌蒙的秋,来得悄然。在炎热的夏季末,才感几丝凉意,秋就来了。落叶知秋,要是你看到树上叶儿飘飞,那么乌蒙的秋说不准已是深秋了。

  头顶上的天空深远、湛蓝;地里的庄稼丰硕、金灿;人们眉宇舒展开来,笑盈盈的,哪怕是霪雨霏霏的日子,也抑制不住秋给山村人们带来的富足。

  乌蒙的秋,一切都那么成熟。

  在乌蒙的秋天,阳光是弥足珍贵的,当小雨淅沥几天后,云层紧紧裹住的天空,偶尔有几缕阳光从云隙里漏洒下来,人们也认为不可多得,更为珍惜。“太阳出来喽!收粮食去喽!”庄稼汉的一声吆喝,显得几分喜悦几分粗犷。于是,人们带着弯镰,急呼呼地背上背篓,活跃在田间地头,挥汗如雨。栽秧割谷,爹娘死了都无闲哭,秋收时间就这么宝贵。

  那些沉甸甸的谷穗,那些鼓胀欲裂的玉米棒子,都无不显示着人们的丰功伟绩,静静地等待来人领取。“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籽”,只要勤快,就有收获;只要肯奉献,果实自然香。是的,在乌蒙的秋天,人们的确领悟到“人勤地生宝,人懒地长草”“犁得深来肥得烂,一碗泥巴一碗饭”“庄稼一枝花,科技来当家”之类的谚语意义。

  仲秋过后,错落于山间的田土显得一片萧条。秋风瑟瑟,不知谁家的南瓜,还一个个躺在地里;忙不过来收取的向日葵,一株株各自托着个大盘子,伫立在地间;弯腰垂头的高粱,还在那个半坡上迎风沙沙响。在灰蒙蒙的雨幕中,谁家的孩子骑在牛背上,还有兴致地吹着时断时续的笛子。溪水哗哗的沟边小路上,三两个村姑背着箩筐什么的,边走边嬉笑,可能是笑路旁的核桃树上那上蹿下跳、憨态可掬的松鼠吧。冬天快来了,它们也在唧唧觅食,忙着往家里搬食物。

  夕阳光斜射在山嘴边几户人家。皱纹满脸的老奶奶,眯着被照得睁不开的昏花老眼,手拄拐杖倚着院门,瘪牙瘪巴笑看那抽打陀螺玩耍的几个山娃,好像也在回味那不再回转的“木叶青,放风筝;树叶落,打陀螺”的童年岁月。

  远处的山洼地里,依稀可见有人晃动着扬鞭驱牛耕地的身影,看来,秋种又开始了。春种秋收庆丰年,秋收过后不得闲,大季小季抓得紧,过了一年想二年。我想:在万山红遍、层林尽染之时,勤劳的村民已秋种结束。待到开春,田土间必是长着油菜,抑或小麦,举目一眺,一定是一片赏心悦目的绿。

  乌蒙的秋,硕果累累!(彭中江)

相关信息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