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家曹力张小溪夫妇: 携手相伴共长情

文章来源:贵州日报天眼新闻 发布时间:2021年09月03日 打印本页 关闭 【字体:

  曹力指导张小溪画画

 

  曹力作品《苗家风情》局部

 

  张小溪作品

 

  张小溪作品

  和每一个夏天一样,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原主任、教授曹力和妻子张小溪又回家乡贵阳避暑了。艺术成就斐然,在国内美术界声名赫赫的曹力,在生活琐事和人情世故方面,明显是妻子张小溪的“手下败将”;而结婚生子后才开始拿起画笔的张小溪,谈起丈夫曹力的创作,眼睛里永远有着无比欣赏和崇拜的亮光闪闪。

  两个热爱艺术,擅长用画笔,也喜欢用音乐或舞蹈表现生活、更表达内心的人;两个个性互补,毫不相同又相得益彰的人,36年来双宿双飞,而今更是同进同出,几乎从不分离。他们是学生和朋友眼中的“神仙眷侣”,更是令人艳羡的绝配。

  人物名片

  曹力,1954年出生于贵州贵阳。1982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壁画研究室。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原主任、教授。

  张小溪,1959年出生于贵州贵阳。1977年至1985年,贵阳市评剧团演员;1985年至1987年,在中央美术学院陈列馆工作;1990年开始学习绘画。

  心里有个世界,身边有条“小溪”

  朋友相聚的夜晚,气氛总会因为曹力、张小溪夫妇的“现场才艺秀”达到高潮。67岁的曹力说:“帮我放首《可可托海的牧羊人》。”音乐响起,他几乎是专业级别的舞姿就开始在屋子每个可能的空间里舒展。无比抒情的舞动里,突然又会有些即兴的小穿插——舞到酒柜边,顺手拿下一瓶,来个“一饮而尽”的后仰;或是经过某个吃饱喝足的大肚腩,突然深情又优雅地伸出双臂,在那个装在T恤里的圆滚滚的肚子上摸几下……每当这个时候——不止这个时候,其实是永葆童心的曹力每一个“老夫聊发少年狂”的时候,曹力的夫人张小溪都是忠实又勤劳的视频和照片的记录者。曾经在评剧团唱青衣的张小溪,也会在朋友们的起哄中站起来唱一段。“唱什么呢?”她犹豫着,身边的曹力就会像“人肉点歌器”一样低声给她支招——其实是“点播”。那天她唱的是悲悲切切的《祥林嫂》,唱完之后自己不满意:“都怪曹力。我喜欢唱喜剧,他每次都让我唱悲剧。”

  曹力夫妇都是贵州人。1978年,曹力考入中央美术学院,成为恢复高考后第一位考入央美的贵州学生。毕业后留校任教,后来成为央美壁画系主任。1984年,相恋7年的曹力、张小溪结婚,一年之后,张小溪从贵州去到北京和丈夫团聚。才子佳人的大团圆“喜剧”,被他们成功延续至今。

  曹力是天生的艺术家。上网搜索曹力资料,有一段评论被反复引用:“作为中国当代画坛的领军人物之一,曹力1982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属恢复高考后培养最早的一批画家,而在这批优秀的艺术家当中,曹力无疑是富有诗人和音乐家气质的一位。”艺术评论家们把这种特质归结于他和贵州的关系:“充满神话传说与巫傩传统的西南地区赐予曹力与生俱来的奇特感受力,他以表现和超现实的方式叙述个人的历史情境,构建出纯个人自白体的艺术。”

  和艺术家们交往越多,我越得出一个结论:每一个内心单纯、天马行空、才华横溢、生活无忧的艺术家背后,都有一个脚踩大地、吃苦耐劳、扛得住事又操碎了心的爱人。正是活泼热情又勤快务实的张小溪,让孩童一般单纯的曹力的生活拥有了某种意义上的平衡:心里有个世界,身边有条“小溪”。

  他画记忆与遐想,她画静静的日常

  然而张小溪并非仅仅如此。她拿起画笔已经30年,笔下那些脱离学院套路、全凭直觉却又无比和谐安静的日常生活场景,一次又一次让专业艺术家们意外并赞叹。1998年3月,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展室举办张小溪油画、素描作品展,陈丹青先生在为画展写的《女眷与同行》的评论文章里说:“近年我也画了一阵子静物,这才知道要画得它明白有趣,朴素雅致,看上去兴致勃勃,真谈何容易。小溪有心无心做到了,真可比村姑含笑端出私藏的女红给人看。我不会做女红,但小溪会画油画。我可没把张小溪看作闲来画画的女眷。她是一位同行。”

  初夏时,到北京燕郊曹力夫妇的工作室小聚。曹力的画室在一层,张小溪的画室在二层。一层堆积的那些充满瑰丽想象和出众才华的艺术品,像是一座华美的艺术迷宫,是属于一位艺术家的内心童话;二层摆满的一张张小画,大多是寻常家庭里的小物件,鞋、水果、花、瓶瓶罐罐,它们是一个“家庭妇女”在难得的闲暇里,用她的天赋、努力和内心所有的宁静所记录下的“静静的日常”。

  在曹力的画室里,我看到了40年前,他在西江苗寨采风一个多月后,于1982年完成的中央美院毕业创作——大型绘画《苗家风情》。画面饱满而丰盛,色彩厚重又精微。画面空间不同维度上的形式构成,充满了属于音乐的节奏感。会拉小提琴爱跳舞的曹力,总能通过画笔,让他热爱的不同种类的艺术在画面上里应外合,陈仓暗度。

  张小溪的画都是小小的,沉静的,没有“宏大叙事”的精彩纷呈,都是点滴生活里的平心静气。1989年,做了两年全职太太的张小溪把不到两岁的儿子曹量送去了小小幼儿班,突然开始闲得发慌。有一天,看见儿子的小球鞋摆放在地上,很好看的样子,她就试着用丈夫的油彩在纸板上偷偷地涂抹起来,一幅《孩子的米老鼠鞋》就这样定格在纸板上。“当时我还很不好意思,怕丈夫看见笑话,塞在床底下。被他发现后立即将画展现在朋友们的面前,得到了他画家同行们的赞赏。受到表扬的我有些兴奋,接着画了一幅又一幅,《孩子的鞋和袜》一组绘画作品就这样产生了。”

  绝配,就是互补而相通

  有一段时间,曹力夫妇和贵阳朋友们的微信群,每天都会为曹力晒的早餐或晚餐惊艳——营养搭配合理,摆盘精美,视觉效果充满了画面感和艺术性。它们出自被迫上岗的“家庭大厨”曹力之手。那段时间张小溪病了,曹力代理厨房事务。“他做饭倒是好看,但不怎么好吃。”张小溪笑眯眯地批评,“还有就是花很多时间去讲究怎么构图怎么色彩变化,太耗时间了。”估计那段日子,养病的张小溪虽然终于享了点清福,但也没少饿着肚子等饭上桌。

  千万别让曹力做杂务。这是我得出的结论。因为只要给他一个机会,他就能“编花编朵”,还你一个“把生活艺术化”的奇迹。比如让他清理堆积如山的画作,他就把手机放到便于摄像的合适位置,然后滑动舞步,在那些沉重的画框中间、积灰的旧作中间一进三退地行进,忽俯忽仰地舒展,左顾右盼地探寻……顺便,就把该找的画找了,该归整的作品归整了。最后,还要把录下的视频发抖音,让被杂务弄得心烦的人们看到,真是自惭形秽。

  更多关于曹力有趣实践的影像,当然是张小溪拍的。同时,她还是处理人情世故很“低能”的曹力最好的对外联络人。我们有个群,大多时候是张小溪在帮曹力“代言”。她还会把各种媒体对曹力的报道、各个专业机构对曹力的推介发来,让我们看到生活里那个有点“懵”又无比温和亲切的曹力,在国内外美术界光彩照人的那一面。

  我看曹力和张小溪,就是传说中的绝配,他们一个内向一个外向,一个含蓄一个直爽,一个只管仰望星空一个必须脚踩地气。看到张小溪那些出手不凡的画,就会体会到她和曹力相通的,对艺术和美的感知;见到言语不多的曹力突然起舞,就能明白在好静的曹力内心里,和活泼好动的张小溪一样的激情。

  那天难得的,曹力主动发了一堆微信过来,是一组手写稿翻拍的照片,其中一段文字是写张小溪画画的:“她靠直觉把线与线之间的关系安排得疏朗合适。有时我们画同一个景,我是很用力地组织线条,安排构图,还不一定理想,回头看看小溪的画,她似乎漫不经心地就把景物很舒服地放在构图中。所以‘自然’往往比‘刻意’要好很多!”

  这大概是曹力第一次以白纸黑字的郑重的方式评价妻子的画。哪怕自己的画作早已得到诸如陈丹青、瞿小松之类功力深厚的艺术家的认可,张小溪看到丈夫这个评价,应该还是会很高兴。(贵州日报天眼新闻记者 舒畅)

相关信息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