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山区双洞村:聚香园背后的故事

文章来源:贵州日报 发布时间:2021年09月03日 打印本页 关闭 【字体:

  过了双洞广场向神雕峰行驶,便进入到月照养生谷景区的核心区域。把车停在空地,沿着山坡向上步行,再走过一座吊桥,就到了聚香园。这是一个当今乡村旅游中很常见的山庄,但这个山庄里藏着主人陈太祥从不轻易示人的秘密。

  那是数不清有多少本的日记,连同陈太祥的家族记录等各种资料一起锁在柜子里,就连他的妻子都不能在未经同意的情况下翻看。为了避免将来儿孙看到他的秘密,他在记录一些最隐秘的想法时,甚至用符号或是只有他能懂的语句替代。当然,这些长达25年从不间断的记录也不是只有那些秘密而已。1997年在村民组负责管理电费时,他记下了每一个村民的账单;读到或听到什么有意思的谚语、俗语、顺口溜,他也会赶紧在日记本里记下来,甚至有时只有“今天种了多少苞谷”等简单记录。他通常在临睡前才拿出日记本,整理一天的思绪,然后开始写。日子平淡时,只有寥寥数语,遇到了特别的事,则能记下两三千字。他将这些独属于自己的记忆分门别类细心收纳,闲来无事时常会翻开回味。

  在月照街道双洞村的村民眼中,这个每天写日记的陈太祥是个特立独行的人,他的人生甚至带了些许传奇色彩。

  陈太祥还未出生,父亲就因病去世了。虽然没有见过父亲,但村里流传的那些故事足以让他勾勒出父亲的形象,作为乡贤后代,他也遗传了父辈的行事作风,18岁就担当起村中红白喜事的主事人。

  不过,陈太祥并不甘于长久地守在村里。双洞村的人们大多靠农耕生活,但1995年,刚满18岁就当上村干部的陈太祥却对地里的玉米提不起半点兴趣。他第一次开始想要给自己写点什么,打开日记本,写下“人不出门身不贵,火不烧山地不平”,之后便毅然离开这片土地,去往六盘水投身于钢筋水泥森林的建设中。

  初到六盘水,陈太祥和很多进城务工青年一样当“背篼”,之后进入建筑工地做泥水工,此后,一步步走上工地管理岗位,渐渐开始自己承包工程来做。2003年结婚,到了2006年,他去往云南宣威,开始从事装修行业。同时,妻子也在六盘水开了一间店铺,专门售卖家电。

  虽然,当年一心想离开家乡到外面的世界闯一闯,但离家越远,心里对那片土地的牵挂就愈发强烈。陈太祥和妻子谋划,回乡建房。

  他花光了所有积蓄,还欠下不少债务,把房子修得十分大气而漂亮,甚至还在屋外修了一座吊桥。他之所以如此不惜成本,并不是为了面子,而是想用这栋房子来挣钱。他从未透露过这个想法,但他在老家所做的每一件事都让村里的人感到匪夷所思。

  在人们都在精心管护地里的玉米时,陈太祥却在他家几十亩土地上种起了水果。村里人不解:“你种这么多,要拿来当饭吃啊?”背地里更是对他议论纷纷,认为这个在外混了几年的年轻人“脑子有点问题”。陈太祥笑而不语,照旧每天在地里研究那些樱桃、葡萄、梨。

  他之所以这么做,其实是因为有“独家消息”。

  在月照街道(原为月照乡)和保华乡交界处,有一个阿勒河峡谷,距离中心城区仅18公里。2009年左右,当地旅游局着手对该景区进行开发,在投入建设时找到陈太祥,让他承担了部分工程建设。在景区现场施工时,陈太祥与旅游局的有关负责人攀谈,对方提到了月照乡时,用一种略带神秘的语气告诉他:“你别看现在月照什么都没有,以后肯定能发展成景区。这里有很多天然优势,交通方便,又有景点。你就等着看吧!”

  陈太祥当然不会老实地“等着看”。2009年,村里通过“一事一议”项目解决了路的问题,省里对农村小微企业也有补贴政策,双洞村离钟山区不过半个小时车程,离月照机场也只有5公里,这些都是旅游局那位负责人口中的“优势”。陈太祥心里很快有了一个计划。

  那时的陈太祥并不知道什么叫“农旅一体”,但他知道城里人喜欢什么,如果有一个地方能让他们吃上现摘的水果,那肯定是会受到欢迎的。退一步讲,就算旅游迟迟发展不起来,这些水果也能运到距离不远的城里去卖,同样能得到收益。

  3年后,果树开始挂果。4月的樱桃、6月的桑葚、8月的葡萄,每个季节都至少有一种水果可以采摘。陈太祥注册成立了公司,给这片果园取名聚香园。但双洞村此时并不知名,更不会有人知道聚香园的存在。为了吸引游客,陈太祥想出了一个让外人无法理解的办法。

  他邀请了不少各地的朋友前来做客,所有水果全部免费摘、免费吃,吃不完还能带走。村里不少人断定:这个陈太祥一定“疯”了。

  然而,让人们没想到的是,来聚香园的游客渐渐多了起来。陈太祥不再免费招待,入园费10元,随意采摘,不想费力气的可以直接购买。眼见口碑效应已经做起来了,他打算再扩大宣传,四处托人找到电视台,给他做了一次新闻报道。

  2014年,陈太祥的运气来了。月照养生谷景区开发完成,正式对外开放,而苦心经营了2年的聚香园自然也成了不少游客的落脚地。这个结果让双洞村的村民们傻了眼,没想到这个平时张口就是顺口溜,看起来只会吹牛的年轻人,竟然在大家眼皮底下布了这么一盘棋。而陈太祥则乘胜追击,在果园里利用自己就算负债也要坚持修的两层小楼办起了农家乐,室外建起凉亭、走廊,开拓了烧烤区。聚香园的生意连年上涨,前来月照养生谷的游客几乎都认准了他家。

  “穷不跌志,富不刁狂”。在双洞村站稳脚跟的陈太祥,并不计较村民们曾经的嘲笑和质疑,当人们为了办农家乐、种果树来向他讨经验时,他也乐于分享经验,帮人出谋划策。

  2021年5月初,陈太祥的果园里还有一些晚熟的樱桃挂在树上。经历了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寒冬”,他的聚香园总算慢慢恢复元气。趁着天气好,他把聚香园里里外外都扫了一遍。收拾完毕,他如往常一样翻开日记本,那句早已铭记于心的话再次映入眼帘:“人穷志气要威风,马瘦毛长要打鬃,铜盆破了斤两在,哪个时常在难中。”(贵州日报天眼新闻记者 彭芳蓉)

相关信息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