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枝特区月亮河乡:种红香米的“匠人”

文章来源:贵州日报 发布时间:2021年09月03日 打印本页 关闭 【字体:

  2009年,当贵州省农科院水稻研究所副所长陈文祥被韦仕龙请到六枝特区月亮河乡的有机水稻种植基地来时,他对眼前这位已步入中年的布依族汉子充满好奇。他问韦仕龙:“你以前是做哪行的?”

  韦仕龙脸上掠过一丝尴尬的微笑,说:“我以前是炼钢的。”

  “你是在开玩笑吧?我们研究水稻这么多年的人都不敢做有机农业!”陈文祥感到难以置信,“不过我觉得你可能会成功。”他转念一想,撞上韦仕龙惊喜又疑惑的目光,笑着说道,“因为你什么也不懂,胆子大。”

  中国的有机农业起步于20世纪90年代,2003年才颁布实施有机农业的认证认可条例,直到2009年,全国从事这一行业的人依旧不多。韦仕龙1986年从重庆钢铁专科学校毕业后,就被分配至某钢铁制造企业,20多年来一直从事技术工作,农业方面的知识几乎为零,却要涉足没有多少成功经验可借鉴的领域,说起来就像天方夜谭。但陈文祥没有半点嘲笑的意思,他更多的是期待。毕竟,当一个人对未来的艰险毫无察觉时,或许反倒更能坚定地抵达成功。

  韦仕龙打算转行的决定其实已酝酿了一年多。在决定做有机农业之前,他也考察过别的项目,真正和有机农业结缘,还得从一次出差北京的“偶遇”说起。

  在北京处理公务之余,韦仕龙偶然在位于王府井的一间书店里觅得两本书,一本名为《有机农业》,另一本叫作《国内外有机食品标准法规汇编》。这是两本非常冷门的书,冷门意味着艰难,也意味着有无限前景。他捧着这两本书如获至宝,果断买下。

  他反复阅读这两本书,并做了许多笔记,他在书中了解到,中国数千年的农耕文化在发展有机农业上具备先天优势,这激发了他在这一行进一步探索的兴趣。

  第一步是确定方向。借自己20多年技术工作养成的思维习惯,韦仕龙认为产品必须依据标准进行生产,农业亦是。经过反复咨询与论证,他意识到“原生态”并不能与食品安全画等号,而他想要做的,是有安全执行标准的有机农业产品。

  韦仕龙把目光放回老家月亮河乡,请来专家共同调研,不仅检测了当地的水土,还对海拔、气候、地理位置、交通等各方面都做了全面评估。这个位于六枝西南部的小乡镇,地势东高西低,花月河穿境而过,形成“东水西流”的独特地貌,当地的土壤和水源,以及其他各方面的因素都完全符合有机农业的发展标准。拿到这些厚重的调研结果,韦仕龙吃下了一颗定心丸。

  在全国对有机农业都处于摸索阶段的2008年,投身于这项事业实在渺茫,家人完全无法理解,父母不止一次质问他:“你好不容易出去了,现在一把年纪了,为什么又要回来?”而买断工龄的韦仕龙内心已经确定了目标,他像个逆风而行的孤独勇士,冒着家人的极力反对和外界的种种质疑,回到月亮河乡。

  他找到4位老乡共同出资37万元,一起成立六枝特区月亮河有机农业专业合作社,明确定位开展有机循环农业。韦仕龙根据自己过往积累的管理经验,根据有机循环农业尽量减少外来物资投入的标准,设计出一个循环体系,田间有青蛙用于除害虫,稻谷加工后留下的麸皮用于喂猪,加工大米后留下的碎米可以酿酒……加工厂、养殖场陆续建立。同时,他还着手申请了3000亩红米水稻的有机认证。

  韦仕龙一直信奉专业的事要交给专业的人来做。2009年开始试种时,他请来了在六枝特区做技术扶贫的陈文祥。这对陈文祥来说,也算是一个实验。他明白有机农业前景可观,同时,也知道省内对这一领域研究的人屈指可数,便和省农科院水稻研究所的团队给予韦仕龙极大支持,在前期摸索的过程中几乎全程参与。

  韦仕龙动员和组织当地村民严格按照中国有机产品标准从事有机水稻种植,那3000亩水稻种植基地也在2011年获得了南京国环有机产品认证中心颁发的《有机产品转换认证证书》,合作社建立的5000吨大米加工厂也于当年获得了生产许可。但由于不能用农药,田里常常一半是杂草一半是稻谷,水稻产量非常低,这也降低了人们的积极性。韦仕龙便自己流转土地,请来工人帮忙种植。

  韦仕龙还记得第一批有机水稻收获时的场景,那次收获并没有让他如想象中那样兴奋。由于缺乏经验,那批水稻不仅收成没有达到预期,品质也不如预想好,市场反响不大。韦仕龙一度陷入困惑,自己选的这条路是不是太过于艰难了?

  但韦仕龙不愿放弃。他前后尝试了10多个品种,一直不见收益,甚至有时遭遇病虫害,所有水稻全军覆没。长达数年时间里,韦仕龙几乎将所有积蓄都投入其中,2009年时积蓄用光,又向银行贷款继续投入。不过,他并非孤军奋战,贵州省农科院和六枝特区都对这个项目相当支持,在技术和资金上提供了帮扶,大家都想看看有机水稻到底能否在这片土地上取得成功。

  直到2016年,韦仕龙终于在反复实验中挑选出红香米的品种,进一步扩大了种植规模。至此,距离他决定从事有机农业时已过去8年。

  从那之后,韦仕龙的红香米连续三年丰收,不仅还清了债务,合作社的资产也由成立之初的37万元增加到1200万元。如今的合作社,已建设完成有机大米加工中心、酿酒厂、有机饲料加工厂、养殖场和有机肥料加工厂,水稻种植面积也从最初的260亩发展到3000多亩。他创立的“月亮河牌”红香米在线上线下常常供不应求。此外,合作社还与六枝特区农业局、特区质量技术监督局合作,完成了贵州省第一个有机水稻种植地方标准。而韦仕龙本人也于2017年被评为全国农业劳动模范,去往北京接受表彰。

  韦仕龙当初给自己定下的期限是“宝贵的15年”,如今13年已过去,他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在生产基地展示厅门外,挂着一副牌匾——“有机循环农业工匠场”。以典型的工科思维研究农业,在40岁后让自己变成炼钢技术员中最懂有机水稻的人,回望韦仕龙的经历,或许“工匠”二字最能诠释他的态度。(贵州日报天眼新闻记者 彭芳蓉)

相关信息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