绥阳:诗意中嬗变的灿烂诗章

文章来源:贵州日报 发布时间:2021年11月22日 打印本页 关闭 【字体:

  1980年,我考入绥阳中学念初中。那时的县城,从东门到西门,步行不过10来分钟;而从北门到大南街的距离就更短。整个县城最为繁华与热闹的地方,就要数大十字与魁星楼了。后来,位于县城北部的电影院,也加入了热闹的行列。

  大十字不仅有百货大楼、服务公司、蔬菜公司等与市民生活息息相关的门市部,更有我最为钟爱的新华书店,还有那些摆在街边的连环画地摊。魁星楼附近是菜市和肉市,不远处还有酱油厂。外婆家就住在离魁星楼不远的东门城门洞边,每天背着书包,穿过热闹的街市和黄金阁仓库,到与洋川小学一街之隔的绥阳中学上学求知。在那个年代,作为一名农村女孩,是一件幸运且幸福的事。如今,绥阳中学早已搬出原址迁到了城外,一所省级示范性高中在新的地址上,延续着老绥中的文脉。

  地处县城北部的电影院,曾是县里年轻人的精神家园。大幅的电影海报养人眼,跌宕起伏的电影故事养人心。随着县城发展的需要,电影院所在地耸立起了一座高高的建筑,那是绥阳外八景之一的晋岩神骏铜雕塑,老百姓亲切地称之为“白马”,成了绥阳的新地标。

  记得女儿读四年级时,政府下决心对绥阳人民的母亲河——洋川河进行改造,河面上机器轰鸣,热火朝天。经过几轮改造,如今的洋川河碧波荡漾,两岸杨柳依依,河边高大的梧桐树下,那是老人与孩子们的天堂。

  天气晴好的时日,老人们吃过午饭,就会不约而同地来到河边,打扑克、打钱竿、唱歌跳舞、说书唱书,他们的节目丰富多彩,精神生活更为饱满。傍晚,这里又会成为孩子们的乐园,摇摇车、蹦蹦床、画泥娃娃、旋转木马……旁边的广场上,音乐声一响起,爱好广场舞的中年男女,在这里尽情用舞姿与歌声表达着对美好生活的热爱。

  老城区完成了棚户区改造,新城区隔着双向八车道的幸福大道,与老城区相互呼应,形成了绥阳新的城市格局。在浓墨重彩描绘新家园的同时,绥阳也在生态保护上下了大力气。

  城市公园、森林公园、湿地公园,不仅给市民提供了休闲娱乐的好去处,还给各种鸟类筑巢安家创造了良好条件。机遇从不辜负一座城对自然的敬畏,时代总会回馈人们对生态的珍视,“诗画绥阳 养生天堂”让外地人一批一批地来绥阳旅游避暑。

  在这里生活,我常常去爬天台山。春天的天台山,漫山遍野开满李子花,那是绥阳又一道特别的风景。

  去往天台山的路穿城而过,沿途行道树四季长青,风景格外美丽。尤其是秋天,桂花的香与香樟树的香糅合在一起,让整座小城都充斥着清雅的香,沁人心脾。

  在绥阳众多美誉中,“中国诗乡”无疑是最为靓丽的名片。从县城往西两公里处,有一座建于1997年的高大建筑,诗坛泰斗臧克家题有“诗乡”二字,这就是诗乡最具标志性建筑之一的“诗乡门”。门的两边有著名诗人贺敬之所题“乡有诗方为诗乡,诗有乡始具诗魂”的对联,两位文坛名家留下的墨宝在这片热土上,成为绥阳人作为诗乡的骄傲与自豪。

  行走在绥阳,无论市井街道,还是平常农家,处处充满着诗歌的气息。诗乡广场上耸立的诗碑、林立的诗林,洋川河两边的石墩上,刻有从古至今本土诗人的诗作,这是一块处处弥漫着诗情诗韵的地方。

  “啊!绥阳,诗是这里的太阳,啊!绥阳,词是这里的月亮。啊!绥阳,我们的故乡,这里在酿造,日月的辉煌……”在诗意中嬗变的绥阳,每一任决策者都在探索诗歌与自然的相互交融,说“绥阳话”,打“诗乡牌”,谱写出一篇篇灿烂诗章。(潘朝芬)

相关信息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