榕江口寨村:做一只种西瓜的候鸟

文章来源:贵州日报 发布时间:2021年11月22日 打印本页 关闭 【字体:

  听说古州镇的口寨村是榕江县最发达的村庄之一,可当我来到村委会办公室时,却感到有些意外。村委会设在口寨大桥桥口处一栋并不起眼的小楼里,设在3楼的办公室只有小小的一间,两张办公桌、两个档案柜和一张沙发就能将其填满。

  一位看起来非常朴实的村干部给我们递来水杯。他穿着一件藏蓝色起暗花的短袖衬衫,黑色长裤,胸前别着党徽,利落的板寸显得人精神干净。“你们想了解些什么?”他开口道。经旁人提醒,我才知道,眼前这位总挂着客气笑容的村干部,就是口寨村的村支书。友人只介绍他姓杨,直到他拿出夹在记事簿里的银行汇款单给我看时,我才知道他的名字叫杨灿灿。“嘿嘿,这是我的名字,杨灿灿,长大了也没法改了。”这名字与他侗家汉子的形象似乎有些反差,他有些害羞地笑了起来,倒显出几分可爱。

  与杨灿灿朴实的打扮比起来,汇款单上的金额和文字都显得尤其惹眼。数十万元,汇款方来自老挝。“我们村有200多人都在国外做生意,我还会说老语和佤族语言呢!”杨灿灿特意强调了“200”这个数字,这是从1997年就开始发展起来的数字。

  这门生意是榕江人的“老本行”——种西瓜。

  杨灿灿1986年从贵阳高等师范专科学校毕业后,一直留在贵阳工作。如果不是1996年时老乡杨胜余的突然来访,或许杨灿灿如今已在贵阳准备迎接退休生活了。彼时,杨胜余以西瓜种植技术员的身份与西双版纳的客户达成协议,抽取利益的10%作为报酬。优厚的回报让杨灿灿动了心,他随杨胜余去到西双版纳,此后又遇到一位彭姓商人,提出要带他出国种西瓜。

  出国?从农村到省城,又从省城去往省外,如今还能到国外去种西瓜?杨灿灿果断答应。几经辗转,最终,他在老挝的琅勃拉邦稳定下来。在老挝,杨灿灿才知道自己并不是第一个到国外种西瓜的人。口寨村的老支书杨灿喜,早在1995年之前就被评为高级农业技术员,长期在广西等地做技术指导,于1996年,在中国政府支援缅甸、老挝农业建设的背景之下,成为跨国技术团队中的一员。

  老挝的热带、亚热带季风为冬天种植西瓜提供了有利条件,也为口寨村的技术员们提供了便利。杨灿灿等口寨人顺应气候变化,养成了“候鸟式”的行动规律,每年“十一”国庆节过了之后,他们便结伴去往老挝,开始冬季西瓜的耕种,到第二年3月8日,必须将所有的西瓜全部卖光,然后回到榕江,把心思都放在自己的土地上。为什么是3月8日?杨灿灿说,这是他多年摸索出来的经验,过了这个时间,市场开始回落,老家的西瓜也来不及下苗。在我看来,他多年坚持在3月8日准时回乡,除了规律的种植计划之外,还多了一点仪式感。

  杨灿灿的收入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到2005年左右,他便拿出大部分积蓄学着别人搞起了投资。年复一年,杨灿灿每年都能有数十万元进账,这不仅让他尝到甜头,更让口寨村的人也看到了新路子。

  2009年,当越来越多的村民去往老挝时,杨灿灿却回到了口寨村。一方面,是因为年迈的父母身体逐渐衰弱,另一方面,老支书杨灿喜也在召唤他。杨灿喜想尽办法劝说这位聪明能干的青年进入村委会当会计,劝说的理由也花样百出,甚至说:“我最放心你的原因,不仅是你聪明会算账,还有你在外挣了不少钱,肯定不会贪污腐败了。”杨灿灿哭笑不得,但转念一想,自己在照顾父母的同时,确实也能为村里做点事,便答应了下来。

  进入村委会,杨灿灿才发现自己过去并不了解这个村庄的全貌,去往国外挣钱的村民只占一小部分,大多数人的生活依旧贫困。回想自己过去10多年的经历,其中有一块最稳的基石,就是知识和技术,杨灿灿意识到,只有人才才是让口寨村完全“活”起来的关键,而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这些人才都集中起来。但是,什么样的人才能算是人才?

  二组的老党员杨永质,以前也到过老挝,现在回到村里用新技术种植黄瓜,每亩地能产四五千公斤。这样的人,当然是名副其实的人才。

  那退伍军人刘中义呢?他走南闯北,在贵阳、铜仁和凯里等地做果蔬批发,掌握着市场的最新动态和资源。作为口寨村人,他也常常回到村里,帮村民们卖掉那些滞销的产品。这样看来,有门路、头脑又灵光的刘中义应该也算是个人才!

  杨灿灿一边盘算一边四处打听,按照他不限学历、不限资历,只突出专业性、创造性和实用性的标准来看,口寨村能罗列出上百个人才。他将这些人的详细信息都录入表格,最终统计出有高级职称、中级职称等级别的农艺师、农民技术员等共54人。这个数字让杨灿灿感到欣喜,他将被录入表格的村民定义为“农村实用人才”,并想办法让他们发挥更大的作用。

  2014年至2017年,是口寨村向国外输出技术人员数量最多的时期。有200多人以技术员或农场主的身份去到老挝,在那片没有冬季的土地上度过富足的春节。而其他村民也在悄悄改变,有人在地里种下了草莓,有人建起大棚种温室西瓜,就连杨灿灿也闲不下来,用家里的土地研究黑黄瓜,仅用了几个月就挣了好几千元。

  我见到杨灿灿时,恰好是榕江西瓜丰收的8月。可惜的是,我在口寨村连半个西瓜都没看到。村里所有土地都被一家农业公司流转去建设了高效大棚,到现在还没有投产。不过,杨灿灿一点儿也不着急,他已计划好了,等到9月左右,村里就会和这家公司协商反租倒包。“现在我们也不着急靠这点土地吃饭。你一会儿可以去楼顶看看,那里可以看到大半个口寨村的样子。美得很!”杨灿灿指了指楼上。

  我爬上顶楼,站在这个不起眼的小楼上向远处眺望,目之所及是一个发达的村庄,小楼林立,街道宽敞。紧靠着村委会办公楼的口寨大桥,将这个村庄与外界连接,河水从桥下缓缓流向远方,昼夜不息。河水没有流回来的时候,但“候鸟”有往返的规律,2个月后,口寨人又将在老挝相见了吧。

相关信息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