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忘初心立良法 保障善治——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审议法规侧记

文章来源:人大论坛杂志社 发布时间:2019年09月05日 16:37:20 打印本页 关闭 【字体:

  法者,治之端也。地方社会实现现代化治理,离不开一套行之有效的法规制度体系。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履职以来,不断提高立法工作效率,充分发挥立法的引领推动作用和省人大及其常委会在地方立法工作中的主导作用,突出立法针对性,以良法促进发展、保障善治。

  7月29日至8月1日召开的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审议法规草案是重要议题,首次审议了《贵州省古树名木大树保护条例(草案)》,继续审议了《贵州省社会信用条例(草案)》《贵州省农作物种子条例(草案)》。通过加快立法工作步伐,为贵州社会治理提供强有力的法制支撑。

 

  社会信用建设纳入法制化轨道

  信用是市场经济的基石,在国家层面缺乏关于社会信用的法律、行政法规的情况下,通过地方立法对贵州社会信用加以规范和促进,有利于健全和完善贵州市场经济体系。《贵州省社会信用条例(草案)》(以下简称《信用条例(草案)》)由省政府有关部门调查研究起草,于3月19日省政府第27次常务会议通过,根据立法程序,决定提请省人大常委会审议。

  “为推进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增强诚信意识,提高社会信用水平,创新社会治理机制,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制定该条例是必要的。”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首次对《信用条例(草案)》进行审议时,常委会组成人员一致认为。

  规范社会信用信息采集、归集等行为,《信用条例(草案)》明确规定了公共信用信息的范围和目录,要求公共信用信息提供单位按照目录,及时、准确地报送信息;明确了市场信用信息允许采集和禁止采集的范围,对个人隐私保护作了详细规定,保护信用主体合法权益。

  信用激励与惩戒特别是联合激励惩戒,是目前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难点和重点。《信用条例(草案)》规定了贵州社会信用联合激励惩戒的基本制度,即建立行政机关、司法机关、法律法规授权的组织共同参与的社会信用联合激励惩戒机制,鼓励社会各方依法参与联合激励惩戒;规定了严重失信行为的标准认定、名单公布和实行双罚制,突出九项惩戒措施。

  政务诚信建设是本次修改的一大亮点,根据《信用条例(草案)》修改情况的说明,将增加一条作为第五十一条,内容为:“建立健全政务诚信记录制度,将各级人民政府及其有关部门因违法违规、失信违约被司法判决、行政处罚、纪律处分、问责处理等信息纳入政务失信记录,并归集至信用信息共享平台。”

  《信用条例(草案)》还增加了“建立健全政务诚信监督体系”的内容,明确“上级人民政府定期对下级人民政府进行政务诚信监督检查,实施政务诚信考核评价,考评结果作为对下级人民政府绩效考核的重要参考。”“支持信用服务机构、高校及科研院所等第三方机构开展政务诚信评价评级,并及时公布结果。”

  “制定条例应站在全社会的角度,政府信用体系建设要在条例中有所表述,如政府拖欠实体经济的费用,导致拖欠工人工资等一系列问题出现,屡见不鲜。建议条例增加更多对政府的约束条款。”省人大常委会委员、省人大教科文卫委副主任委员白芳芹说。

 

加强农作物种子管理,保护和利用种质资源,省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制定了《贵州省农作物种子条例(草案)》。图为兴义万峰林下的丰收图。(摄影 / 王洛)

  审议过程中,有的委员认为,政府在鼓励、推动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过程中,首先要做到诚信,政府在社会信用体系中不能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信用条例(草案)》很多条款涉及政府诚信问题,群众拿起法律武器面对政府可能失信的问题,应该得到解决。此外,信用体系平台建设主体、失信标准应予以明确,对管理者的信用作出要求。

 

  立法加强农业“芯片”管理

  种子是农业的“芯片”,对实现农业产业优质高产具有重要性基础性决定性作用。农作物种子的真伪优劣,直接关系着农业产业发展的成败。

  加强农作物种子管理,保护和利用种质资源,维护农作物品种选育者、种子生产经营者和使用者的合法权益,省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制定了《贵州省农作物种子条例(草案)》(以下简称《种子条例(草案)》),并提请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进行首次审议。

  经过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后,省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将《种子条例(草案)》分送全省各级人大常委会和贵安新区管委会征求意见,赴威宁立法联系点就农作物种子管理的有关问题进行专题调研,召开省直有关部门、常委会咨询专家参加的论证会。

  7月9日,省人大法制委员会召开会议并邀请省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参加,对《种子条例(草案)》进行审议,对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的审议意见以及各有关方面提出的修改意见进行认真研究修改。31日,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继续审议《种子条例(草案)》。

  《种子条例(草案)》对农作物种质资源的普查、收集、保存、利用进行了明确规范,并对建立农作物种质资源库(保护区、保护地)进行了具体规定,有很强的针对性和可操作性。

  “《种子条例(草案)》的制定,契合了党中央、国务院发展现代种业的战略部署,顺应了我省种业深化改革发展的实际,对促进我省依法制种,加快现代种业发展、建设特色种业强省具有重要意义。”省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认为。

  针对已经引种备案的农作物品种,《种子条例(草案)》完善和细化了《种子法》的规定,明确六种不宜推广种植销售的情形,并设立相应处罚条款,为有效保护农民利益及用种安全,遏制引种者的恶意备案提供了保障。

  根据我省实际,《种子条例(草案)》将未列入国务院农业农村主管部门公布的非主要农作物登记目录的品种,明确品种选育者可以按照自愿原则申请品种认定,认定机关向社会进行风险提示,鼓励在规模推广前进行适应性试验。为我省下一步探索、细化全面有效的非主要农作物监管措施奠定良好的法制基础。

  转基因农作物是老百姓关注的热点,《种子条例(草案)》专门对转基因农作物种子监督管理进行了规定,增强对转基因农作物种子研究、试验、生产、加工、经营、使用和进出口活动进行严格管控法制意识。

  此外,《种子条例(草案)》还明确建立农作物品种跟踪评价体系,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农业农村主管部门应当依据当地产业发展情况,确定跟踪评价的农作物品种,对其安全性、适应性、抗病性进行全程跟踪评价并适时向社会发布公告,有利于建立和完善种子质量追溯机制,依法推进我省对主要农作物与非主要农作物用种实施有效监管。

 

  古树名木大树迎来法律“保护伞”

  古树名木大树,保存了弥足珍贵的自然生态物种资源。贵州古树名木大树较为丰富,种类繁多,数量较大,全省9个市州、88个县(市、区)均分布有古树名木大树。

  随着我省经济社会和城镇化的快速发展,古树名木大树的保护和管理出现了诸多问题。比如在城市、交通等基础设施和重大工程项目建设中损害、随意移植、砍伐古树名木大树的现象时有发生,对古树名木大树的保护管理责任不明确,缺乏必要的保护经费,对破坏、损害古树名木大树的处罚力度小等。

 

《贵州省古树名木大树保护条例 ( 草案 )》的制定,通过立法加强我省古树名木大树保护,促进生态文明建设。图为纳雍姑箐大树茶。

  作为国家生态文明先行试验区之一,为了完善生态文明制度体系建设,建立健全古树名木大树法制保护与管理尤为重要。

  7月30日,省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向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作了关于《贵州省古树名木大树保护条例(草案)》(以下简称《保护条例(草案)》)的起草说明,并将《保护条例(草案)》提请省人大常委会审议。

  古树名木大树的定义与认定,《保护条例(草案)》借鉴了相关法律法规及司法解释,将树龄100年以上的树木认定为古树;具有重大历史纪念意义、文化价值的树木认定为名木;胸径100厘米以上的树木认定为大树。对古树、名木和大树的认定,需经法定的程序,按省人民政府制定的认定办法和认定标准进行,以确保古树名木大树认定的真实、合法和有效。

  “《保护条例(草案)》的出台,可以避免滥采滥伐。立法后还有大量工作要做,尤其是深山老林里的古树名木大树一定要保护好,保证法规执行到位。”省人大常委会委员、省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委员石京山说。

  《保护条例(草案)》规定了对古树名木大树实行养护责任制,由有关主管部门制定养护技术标准、确定养护责任主体,明确了养护责任,并通过签订养护协议的形式明确具体到某株树的养护责任,从制度上解决实际工作中存在的养护责任主体缺失以及养护责任难以落实的难题,让古树名木大树得到有效养护。

  为了有效遏制和制裁实践中存在的随意移植古树名木大树,任意处置死亡古树名木大树等不法行为,《《保护条例(草案)》明确规定了古树名木大树确需移植的条件和程序,以及死亡处置管理及其擅自移植和处置所应承担的法律责任。移植古树名木大树应当办理移植登记,变更养护责任主体,更新古树名木大树电子信息数据库。

  “应增加关于古树名木大树中属于稀缺种质资源及时实行抢救性保护的内容。”省人大常委会委员、省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委员陈广臣说。(人大论坛全媒体记者  吕跃)

相关信息

X